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盐城弄潮儿

 
 
 

日志

 
 

江苏高院对再审重审案件给下院定调属干扰办案  

2018-07-07 14:51:10|  分类: 高某房屋纠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苏高院对再审重审案件给下院定调属干扰办案

      2011年5月4日,盐城居民高红云将母亲卞某及哥哥高某某、嫂子唐某某告至盐都区人民法院。她请求人民法院确认盐都区大冈镇新军中路60号的房屋所有权归原告所有。她提出的有关事实和理由是:“2000年原告的父母亲欲对自有的盐都区大冈镇新军中路60号的老门面房进行改建。但因老俩口年老体弱,又无经济来源,被告高某某和唐某某作为儿媳又不愿出资建房,为筹集资金向原告借款,并就借款事宜签订了一份协议书,该协议书经原盐都区公证处进行了公证,协议约定用于建房的15.5万元资金全部由原告归还本息,在协议签订(且取得产权)后即办理过户手续,将房屋产权改为原告所有,但父母享有居住权,……协议签订后原告将建房所借款全部还清,本着孝敬老人的思想一直未与父母办理过户手续,只希望自己的父母能够晚年生活幸福,2006年原告的父亲高兆奎因病去世,房屋即由三被告居住,近几年被告高某某与唐某某闹离婚,被告唐某某还将原告的母亲卞某和高某某赶出了家门,至今原告的母亲还借住在亲戚家中。近阶段三被告还为房屋权属涉及诉讼,原告无法再坐视不理,唯有通过诉讼途径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
       盐都区人民法院受理高红云的起诉后,于2011年8月4日作出(2011)都民初字第0623号民事判决书。原审原告高红云不服,向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2年1月20日作出(2011)盐民终字第1646号民事判决书。原审被告唐某某不服判决,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7月10日作出(2013)苏审二民申字第456号民事裁定书,指令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11月4日作出(2013)盐民再终字0033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撤销(2011)盐民终字第1646号民事判决和本院(2011)都民初字0623号民事判决,将本案发回盐都区人民法院重审。
       该重审案号为(2014)都民再初字第0001号,于2014年3月31日上午9时,由夏友粉任审判长,审判员张登太、李丽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被告唐某某的代理人江苏锐智律师事务所陈广信律师在《法庭审理笔录》第3页辩称:“被告高某某和唐某某正处于离婚诉讼中,如果房屋被确认归原告所有,唐某某将无住所,请求依据省高院及中院的意见进行审理。”
       高红云说:“开庭时陈律师陈述的是请求依据省高院及中院的指导意见,记录时少了指导两字。我当时一听就愣了。这个案子尽管发回重审,但对发回再审、重审的案件,竟然存在省高院对中院的指导意见,中院给基层法院的指导意见,这不是给认定事实划框框,对判决结果定调调吗?我当时的直觉,是这个官司十有八九是要输了。被告唐某某律师要求按上面两级法院给出的意见审理,该意见肯定不利于原告,这还用说吗?”
高院及中院对发回重审案件内部定调属司法干预 - 亭湖法杰 - 盐城弄潮儿
       高红云根据听到的言辞,整合出如下两条:“1、二审案由定性错误。高红云的诉讼请求确认所有权,依据其2000年8月16日与高兆奎、卞某签订的公证协议书。该协议约定诉争房屋建成后过户给高红云,合同性质是附条件赠与,高红云要求确认诉争的新军中路60号房屋产权为其所有,应予驳回。2、二审中高红云与母亲卞某、高某某恶意串通,损害唐某某合法利益可能很大。唐某某在房屋翻建时向银行贷款四万元,在无证据的情况下,该款用于建房的可能性很大。卞某此前曾起诉要求确认房屋产权归她所有,说明她内心里并不认为产权应归其大女儿高红云所有。应当认定为该房屋为卞某与唐某某共有为宜。”
      高红云说:“了解指导意见的大致后,我搞清了这个0001号案件我败诉的原因。所以,一审判决下达后,我彻底绝望了,就放弃了上诉。因为一审是根据二审法院的指导意见来的,上诉后若对二审判决不服申请再审,那么到了省高院,肯定也不同意我的再审请求的。”她继续说:“(2014)都民再初字第0001号判决中没有认定我与母亲等恶意串通,但恶意串通成了我此诉必败的魔咒。有人劝我,在盐城就不要再找律师了,找了也打不赢。0001号判决第6页称:“本院再审认为:……高红云与卞某、高兆奎签订的协议就其内容分析,应认定为附条件的赠与协议,该协议尚未履行。高红云基于该份协议要求卞某协助其办理讼争房屋产权变更登记手续,高某某、唐某某的诉讼地位可作为第三人;高红云据以起诉的该份协议要求确认该房屋的所有权归其所有,本院依法不予支持。……驳回原审原告高红云的诉讼请求。”
      高红云说:“201182日苏高审委[2011]9号《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上级法院对下级法院监督指导工作的意见》规定:加强和改进上级法院对下级法院监督指导工作应坚持以下原则:——维护审级独立原则。上级法院应当科学确定监督指导的范围、方式和程序,维护下级法院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严禁借监督指导之名不当干预下级法院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如果唐某某代理律师在法庭上公开要求合议庭按省高院及盐城中院对本纠纷的指导意见审理,所称的指导意见来办案、审案。这属于典型的木偶审案,即后面有一根看不见的绳子牵着。不过,对于当初起诉时应列高某某夫妇为第三人,这个意见我是认可的。
江苏高院对再审重审案件给下院定调属干扰办案 - 亭湖法杰 - 盐城弄潮儿
      高红云说:“唐某某看到我起诉要求确权的诉讼败诉后,得瑟了。于2015年8月26日主动向盐都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她对该房屋享有56.25%的产权。奇妙的是,周兵、徐冬冬、陈祝法组成的合议庭认定唐某某享有56.25%却不支持她的诉求,而是在(2015)都民初字第01660号民事判决中任性地将三层楼的最下一层的北边两间门市分割与她,这只相当于三层楼的六分之一。该判决在我的理解是,相关法官可能并不认同唐某某是共有权人,只是因为上面定了调,只能立足于唐某某享有共有权,糊稀泥地酌情给分给她两间门市。若因她在大冈镇新军中路60号房内一坐,就得到了56.25%的产权太奇葩,会成为逆天新闻。就是给两间门市,我也不服,向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后,二审法院作出(2016)苏09民终2457号民事裁定,又发回盐都区人民法院重审。后来我提出管辖权异议,这个发回重审的案子搬到了盐城市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于去年2017年7月24日立案受理,案号(2017)苏0991民初1107号。?”
      高红云认为:“如果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及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2013)盐民再终字第0033号及(2014)都民再初字第0001号并不存在所谓的上述内容的指导意见,欢迎澄清。如果对发回重审案件在裁判之外另行给出指导意见,当属于干扰下级法院独立审理,是对审级独立原则的践踏。还有一点,陈广信律师竟然在法庭上公开提醒合议庭依据省高院及中院的意见进行审理。这说明他拿到或者看到了上两级法院的指导意见。我一直在想,他怎么做到的?”
       2018年7月11日下午3时,盐城市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2017)苏0991民初1107号析产案件。原告代理人江苏锐智律师事务所陈广智律师发表辩论意见:“依据我们农村习俗,与父母同住的成年子女在父母房屋(新建)时,通常会出资出力(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苏审二民申字第456号案件法官意见)。本案被告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原告未对新建房屋出资出力。”高红云的代理人沈某称:“本案审理应当排除此前若干裁判受省高院、中院的指导意见的影响,在(2014)都再民初字0001号案件中,以及本次庭审中,原告代理人陈广信律师均要求合议庭按照省高院的指导意见办理。根据原告方陈述及高红云打听,省高院的指导意见是,二审中高红云与母亲卞龙英、高某某恶意串通损害原告合法权益可能很大,唐某某在房屋翻建时向银行贷款4万元,在无证据的情况下,该款用于建房的可能性很大,应当认定唐某某与卞某某共同享有该房屋所有权。高红云认为该指导意见,在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的情况下,认为母子三人恶意串通,显失公正。”
       审判长徐连成问:“你在谁处打听到省高院指导意见的?”沈某答:“省高院指导意见的存在,在之前的庭审笔录中已经公开了。本次开庭前,我们一直不确定省指导意见是否456号案件中张继军为审判长的合议庭成员所为;在本次庭审中,陈广信律师进一步向我方提供了准确信息,该指导意见的来源为:唐某某不服(2011)盐民终字第1646号民事判决向省高院再审所立案,并于2013年作出的456号案件的合议庭成员。”高红云当即向法庭提交0001号庭审笔录某页予以证实。
      徐连成道:“省高院的指导意见是审判秘密,对你们的打听行为如果造成一定的后果,法庭将进行追查,从何处取得的秘密,你们打听也是违法的。本庭对你们提出警告,希望下面的被告及代理人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该引用的不要引用。”高红云代理人沈某回应:“我不是引用,我并没有看到省高院相关法官下达的指导意见。我是根据在庭审笔录上的对方陈述,以及高红云告诉的她从唐某某及其代理人的言谈等路径获得相关信息。至于现实中是否存在该省高院的指导意见,我并不确信,我请求法庭对此进行审查。”徐连成说:“被告高红云继续发表辩论意见,下面不允许再提到省高院指导意见。”
       休庭后,高红云对沈某说:“根据徐连成的口气,看来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某个法官还真的给这个案子下了定调的书面指导意见,否则,他怎么这么害怕你再提省高院的指导意见的内容。”沈某笑道:“陈广信律师当庭不是笑话我不是律师,懂得不多吗?他是律师,信息渠道肯定爽得不要不要的,但愿有国家机关先查查他从哪里取到省高院的指导意见的,并且哪来的底气当庭要求基层人民法院按意见办。”
       高红云说:“我觉得人与人之间还是不平等的。在2014年的0001号案件审理中,以及在今天的庭审中,原告律师陈广信均嚣张到当庭要求盐都区人民法院及盐城市开发区人民法院按照省高院的指导意见定调、办案。因为他是律师,所以审判人员个个听得心领神会、倾心顿首。而你不是律师,你要求人民法院排除省高院的指导意见的影响,他就警告你泄露了国家秘密,并说打听国家秘密也是违法的。”我对高红云说:“通过这次开庭,我们又知道了一条省高院指导意见——依据我们农村习俗,与父母同住的成年子女在父母房屋(新建)时,通常会出资出力。这叫得来全不费功夫。”
                                      
                                                                            二O一八年七月十二日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