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盐城弄潮儿

 
 
 

日志

 
 

女子巧用信息公开申请替母讨回部分二轮承包地  

2018-06-22 19:04: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子巧用信息公开申请替母讨回部分二轮承包地


2018年春节后,建湖县庆丰镇谷庄村村民尤成英向女儿孙冬霞、孙冬兰等唠叨,说她从2007-2017年这十一年间,自己名下有承包地,但却一分钱粮食补贴没有拿到,都被别人拿走了.她出示的建湖县人民政府颁发的当时属于庆丰乡新华村的承包权证书(编号2711161)显示:“承包地2.59亩,有效期三十年。”在场的沈某插言道:“这承包权证书是合法有效的,承包权证书第2页明确:‘农户依法获得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受国家保护,在承包期内,任何单位和组织不得随意改变承包关系。’我认为你们可以通过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的途径,了解该2.59亩承包地的农田补贴的发放情况。

孙冬霞等几个姐妹遂商议以大姐的名义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为母亲主张承包田上的权利。申请材料则由沈某代写,被申请人的电子邮箱则由沈某致电庆丰镇人民政府索取,小妹妹冬兰则将申请人为大姐的材料从自己的QQ邮箱将申请材料向庆丰镇人民政府的电子邮箱jhqfz@126.com送达。《建湖县庆丰镇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申请“1、公开庆丰镇谷庄村尤成英户承包地应享受的农业补贴种类及补贴标准、该补贴标准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2、公开尤成英户2007-2017年这十一年间镇财政支付尤成英农业补贴的发放凭据及每年的发放金额。”附件包括承包权证书、申请人及母亲尤成英的身份证扫描件。

2017年3月19日晚上,沈某在尤成英处吃晚饭时,尤告知:“乡下在村部的亲戚二刚子打电话,谈田的事,希望她有空子到乡下谈谈,看能不能协调。”沈某遂与孙某刚联系,他明显不知道镇里打电话让村里协调承包田是何原因,沈某遂让孙冬霞转来3月2日送达的信息公开申请表,再转发于孙某刚。其后,建湖县庆丰镇人民政府及其谷庄村超过一月未有任何人与孙冬霞及信息公开申请上载明的受托人沈某联系。孙冬霞遂于4月24日向建湖县人民政府送达《行政复议申请书》(邮政详单号1059909337524),文称:“2017年3月19日,申请人委托亲属沈某与建湖县庆丰镇政府办联系,告知被申请人十五个工作日的答复期限截止于3月23日,提醒其不要超期。但是,直到4月20日,被申请人仍未对申请人的信息公开申请依法作出答复。”孙冬霞请求建湖县人民政府确认被申请人未在15个工作日内作出政府信息公开答复违法,并责令被申请人限期履行信息公开的法定职责。2018年5月3日,孙冬霞收到了落款5月2日的(2018)建行复第7号《行政复议申请受理通知书》。

2018年5月9日,庆丰镇人民政府副镇长秦立新致电沈某,询问关于孙冬霞申请政府信息公开是否委托他的,沈某予以认可。秦镇长邀请沈某有空到庆丰镇过来商谈尤成英承包田的事,希望沈某能本着解决问题的思路双方妥善处理此事。沈某承诺将于月底前跑一趟庆丰镇人民政府。2018年5月20日晚,我与秦立新约好次日上午九点前我与孙冬霞的两位亲属一起去庆丰镇。5月21日下雨,沈某等一行三人到庆丰镇人民政府,村里的杨建华书记、会计王刚等也出席了会议,村里表态会尽量协调此事。我向秦立新同志提交了孙冬霞授权我在7号行政复议案件中全权代理的委托文书。秦镇长好象将此事看作了信访处理,沈某向其声明:“今天所以我们被约到这里谈话,是因为存在一个行政复议案件,你们是期待通过尤成英承包田纠纷的适当处理,能让申请人撤回行政复议申请。因此,就承包田纠纷的协商,存在一个期限,就是不要超过行政复议审理期限两个月。”

5月22日上午,村里再约沈某等三人过去,沈某带孙某刚到承包田登记表上的第1-3号田现场查看,告知其田块的大致位置,然后,再回到谷庄村村部。沈某对会计王刚等明确:“1-3号田数分别为0.8、0.78、1.28,合计2.86亩,但载明承包田数量仅2.59亩,所含0.27亩虽不为承包地性质,但属于村集体经济组织分配的承包地之外的其他性质的田块,被镶在承包田上,返还田亩时不能以2.59亩为限。”王刚表示理解。其后,沈某等与杨建华书记、嵇仁江主任等告辞。沈某对尤成英等二人说:“根据他们处理此纠纷的做法,效果不容乐观,以后我们就不必主动联系镇里和村里了。有行政复议案件的败诉后果勒在相关人员脖子上,自然会产生约束力。秦镇长似乎还没有认识到在信息公开事项不作为及行政复议案件中败诉将被追责的不利后果。”

2018年6月13日,建湖县人民政府法制办0515-69909987与沈某联系,沈某回答:“我与尤成英等于5月21-22日分别去了庆丰镇人民政府及谷庄村村委会,但我的直觉,庆丰镇在处理该问题上并不重视。他们始终没有围绕行政复议期限以及复议机关并不希望本县内多一件行政复议败诉的案件,那同样是建湖县领导的政绩上的瑕疵。这承包田是尤成英的,有本子为证,不给她确权,怎么也说不过去。”法制办明确:“那我再与他们沟通一下,如果他们实在不配合,那我们也只好依法处理。”

6月14日晚,秦立新给沈某来信:“沈主任你好!关于此事我们会尽力调解,实在对方不予配合调解,我们引导你们诉讼,提供相关材料,保证会赢,但不能因此事,叫我个人承担纪律处分,直接影响到我个人工资,我也是与她同村,与心何冷,我们也快到退二线的人啦,换位思考……请你三思而后行……”沈某则回应:“调解工作是有期限的,即必须在复议期限60天到来之前完成。但你们压根就没有这样的意识。……协调问题,你们将问题踢到村里,却缺乏过程控制,你镇里应当主导调解,为村里提供建议。但你们镇里做了什么呢?”

6月18日,谷庄村孙某刚致信沈某,让与尤成英等抽空再来谷庄村,由村里组织相关农户到场进行调解。当天下午,沈某遂电话与杨建华书记约定次日上午九点前到谷庄村村委会。6月19日中雨,沈某及尤成英母女在8:50前到达谷庄村村委会。一个自称是负责政法工作的女同志也参加了。秦立新副镇长说:“当初你们口头合同把田给人家长的,又没通过村里,当时怎么谈的,镇里也不晓得。建议你们走诉讼途径,我们包你们赢。”沈某火了:“你虽为副镇长,凭什么总说没有正式的书面合同,只是口头合同,你既然不知道怎么谈的,怎么知道有口头合同存在,这是我们第三次来建湖,尤成英或者我什么时候说过存在口头约定了。”秦镇长说:“那村里田给尤成英的,田怎么跑到其他农户手中的?

我对着那个负责政法的女同志说:“假如你懂得法律,比如这只手机,我扔在这儿,被你捡去使用了。他人能因为这只手机现在在你手里,于是就认定手机转到你手中,一定是我与你存在口头合同吗?手机现在被你占有,这是一种事实行为,而手机赠与或者转让与你,这是一种合同行为,怎么能从占有的事实推定一定存在口头合同呢?”秦镇长说:“上午村里通知第2、3田附近的农户到村里参加调解,他们没有来;我估计即使来,也肯定不会同意让田。”我说:“既然如此,谈不拢,那我们走就是了。”杨书记赶忙转弯子,当时已12:05,约定下午两点半再在这里见面,并尽量通知三户农户再过来。

6月19日下午2点半,会议准时进行,孙学华、孙学广及被尤成英女儿孙某某称作大妈的妇女(三户代表)参加了会议。学华系孙某某的亲叔叔即二爷,孙某某父亲仅兄弟二人,秦镇长及村里干部大致介绍了二爷的基本情况。这二爷倒也随和,承认自己现种有两亩多田,自己长不了给人家长,一亩租金就二百元,如果将尤成英的田退回,他就只乘一亩田了。他对于尤成英对于他当前耕种的一亩多田享有承包权没有异议,对还田也没有异议,但要求今年秋播时还田。另外,学广户主张这田是在尤成英丈夫去世后由尤成英的公公与该户调田,即将田对调的,不同意归还。沈某对秦镇长及杨书记指出:“其一,承包权是尤成英的,如果存在调田的事实,该调田协议对尤成英没有法律约束力。其二,死无对症,尤成英不清楚学广耕种此田,是基于她公公生前与学广家调田这回事。其三,调田的成立,以学广家让出田给尤成英公公为前提,那么,学广调出来的田在哪里,尤成英没有听说,如果该田亩仍在,则学广家的田再调回来,不导致田亩减少。其四,证明学广家实际占有尤成英承包田耕种,与承包权人尤成英确实不存在流转合同关系。”

另一种大妈家的承包地多了三亩多,她则主张这田是其他户让与的。对此,沈某没有当场评价,但在肚中思量:“别人家让与的,但你实际占有了尤成英承包地区域的事实,不存在其他户将尤成英的承包区域让与她的事实。该大妈以其他户是通过挪田的方式获得,但挪田、挤田不能成为将尤成英名下承包田占用当作本户承包地的合法理由。”三户说明基本情况后一同离开,沈某见调解过程也不用参与者签字,等于是做样子、走过场,于是对秦立新等道:“尽管其中两户你们暂时做不下工作,而沟通的成果是学华家承认还田,为何不将他承认的事实形成一个书面材料,让他现场确认?否则这样的调解会举行,能有什么价值。”杨书记一听,遂立即让人叫回孙学华。

随后,由村主任嵇仁江主任执笔,孙学华按指印确认了以下《承诺书》内容:“我是谷庄村六组村民孙学华,身份证号码320925195505274538,原在庄西种植尤成英承包地面积1.39亩,实测面积1.52亩。本人同意归还尤成英种植(待2018年秋季收割后归还),本人无异议。”消除1.39亩承包地的承包权争议后,秦立新问:“沈主任,下面你看行政复议案件可否撤回?”沈某遂拉着尤成英小女儿冬兰到隔避商议,杨书记立即跟上来,做冬兰工作,担心冬兰不同意撤诉。我对杨书记说:“我领冬兰出来,就是想征得她同意,撤诉可以撤,但你们对于另两户的承包田还要继续帮助做好思想工作。那个承诺书希望能复印一份给我们,村委会盖章证明与原件核实无误。”秦镇长一听,立即去找嵇主任复印、加印;村委会章印下注明“与原件无异议,谷庄村村委会,2018.6.19”。

在回盐的路上,尤成英担忧地说:“会不会将行政复议申请撤回后,他们不会再在另占用承包地的另两户农户头上用劲?”沈某应道:“如果不是因为有庆丰镇人民政府在法定期限内没有作出信息公开答复这回事,没有行政复议案件败诉及相关人员将面临被行政处分或者党纪处分的风险,他们才不会给你牵头组织协调呢!我们礼让为先,如果在2018年5月2日建湖县人民政府作出(2018)建行复3号《行政复议受理通知书》后两个月内,村里不再有任何协调的绩效,我在酝酿下一步行动!”

                                                                                                      二O一八年六月二十二日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