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盐城弄潮儿

 
 
 

日志

 
 

提出原单位给予利润提成调解方案坐实劳动争议  

2018-05-09 16:05:45|  分类: 锦垚分成纠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提出原单位给予利润提成调解方案坐实劳动争议

       2018年2月1日下午,辽宁省大连市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受理了JY公司起诉职工陈某及朱晓红要求返还截留的货款652455元的民事案件,该案后来立案号(2018)辽0291民初881号。该案于2018年3月27日下午由王俊华独任审理,且当庭宣判驳回起诉,理由是该案中因为原被告间存在劳动关系,所以不属于劳动争议的受案范围;因此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的民事诉讼的范围,故而依法应当驳回起诉。而在此之前,陈某及朱晓红从哈尔滨路派出所过宿出来后,于2018年1月30日向同一法院以个人合伙协议纠纷为由对JY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孙某提起民事诉讼,请求判决孙某个人库存货物按进价计算基数,给付原告陈某荣及朱晓红合伙财产分别为803250元及481950元的等值货物。该案案号(2018)辽0291民初1070号。2018年4月16日,陈朱二人又变更诉讼请求,请求判决孙某给付陈某荣合伙财产908250元,判决孙某给付朱晓红合伙财产544950元。后来,陈某荣及朱晓红将请求给付的对象由等值实物变成了等值货币。
        话说大连开发区法院作出(2018)辽0291民初881号驳回起诉的民事裁定后,JY公司不服于4月3日向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案号为(2018)辽02民终3960号。2018年5月8日上午8:40,该上诉案件在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第十法庭开庭审理。上诉人JY公司主张:“本案所涉纠纷属于劳动合同履行过程中发生的争议,属于劳动争议;一审裁定没有释明本案所涉纠纷为何不属于劳动仲裁的受理范围,在认定不属于劳动争议受案范围时,并未对此纠纷为何不属于民事案件受理范围进行释明,更未对为什么不属于人民法院主管的其他民事案件的受理范围进行任何释明。此案纠纷属于劳动争议和民事侵权竞合,现有若干案例说明可按劳动争议、不当得利或者返还原物案由予以受理。”
       陈某及朱晓红共同委托的代理人辽宁信德律师事务所张瑞律师辩称:“本案经过一审庭审质证完全可以证实事实的争议是上诉人的法定代表人与被上诉人之间的个人合伙纠纷,并不存在劳动争议纠纷。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案由规定的司法解释,本案的法律特征不符合劳动争议的任一款规定。上诉人以自身名义以所谓的劳动争议为由起诉被上诉人要求返还或分配合伙终止后的剩余财产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所以一审驳回上诉人起诉完全正确。”上诉人JY公司的代理人沈某辩论:“881号裁定并未认定JY公司要求返还截留货款的纠纷,属于个人合伙纠纷。881号裁定也未认为该纠纷不属经济纠纷而有经济犯罪嫌疑,此案明显属于经济纠纷,因此驳回起诉于法无据。纵使认为不属于经济案件纠纷而有经济犯罪嫌疑,承办法官应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而不能让上诉人另行报警处理。依据国务院批准的《关于工资总额组成的规定》第六条明确利润提成属于计件工资即劳动工资范畴。因此,两被上诉人在开发区人民法院审理的(2018)辽0291民初1070号案件中,起诉上诉人的执行董事孙某,要求给付合计40%的利润提成,属于追索劳动报酬的纠纷,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案由的规定,案由应定为序号169(5)项下的追索劳动报酬纠纷。”
提出原单位给予利润提成调解方案坐实劳动争议 - 亭湖法杰 - 盐城弄潮儿
   审判长季烨问上诉人JY公司:“你方主张与被上诉人之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上代:“存在劳动关系。劳动关系已经于2018年2月16日终止,在昨天下午开庭的开发区1070号案件中被上诉人已经承认劳动合同关系在2018年2月16日终止的事实。”审判长问:“被上诉人,对此是否认可。”张瑞律师答:“认可。”审判长问:“被上诉人有什么调解意见?”被代张瑞提出调解意见:“就本案要求所有的库存按四六分配。本案存在三部分款项,库存货物若干,应收账款若干,孙某及朱小红经手收取的案涉货款,我们要求所有的款项按照四六分。”JY公司的代理人当即否决对方的调解方案。
   出庭后,沈某对JY公司执行董事孙某说:“在5月7日审理的(2018)辽0291民初1070号民事案件中,陈某及朱晓红承认截止2018年2月16日与JY公司之间不再存在劳动关系。在5月8日审理的(2018)辽02民终3960号案件中,陈朱二人的代理人张瑞在审判长季烨的询问下,进一步确认了陈某、朱晓红与锦垚公司的劳动关系已于2018年2月16日终止的事实。即,陈朱二人实际正面回答了在2018年2月16日劳动合同终止前与JY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如果自始自终双方不存在劳动关系,就不可能存在劳动关系终止一说。”
   孙某对沈某说:“在JY公司起诉要求陈某及朱小红返还截留的货款65.2万元的纠纷中,中级法院询问陈某及朱小红一方的调解意见,他们向JY公司提出要求包括截留的货款在内,提取40%分配给他二人,这显明是画风突变——他们承认这40%是劳动报酬,提出JY公司支付利润提成的要求,当然是变相承认尚未收取的货款的债权人是JY公司,所争议的货物是JY公司的。他二人请求分配利润提成,应向JY公司提出。而这与JY公司主张的陈建荣及朱小红在66-6号销售的货物是其工作单位JY公司的货物,被他二人收取的货款应当上缴货物销售方JY公司是一致的。”
   我笑道:“你的理解是对的。在一审881号案件中,陈某荣与朱晓红为了尽可能抹杀劳动关系及工作关系的痕迹,将JY公司制作的《JY公司双面羊绒分货明细表》提交给我质证,却向法庭告知证据名称是《合伙终止后孙某及二被告确认库存货物明细》,将证明作用与证据名称混淆。同时我质证的是分货明细表全页,而他二人向王俊华提交的该异名的证据却仅有分货明细表的第16页,其目的就是掩盖此文件的制作者从标题上就可以看出是JY公司的真相。后来,我们将此隐秘在(2018)辽0291民初1070号案件中以《简易程序转普通程序申请书》的方式披露,最终,陈朱二人提供了《JY公司双面羊绒分货明细表》的全页,1070号案件也实现了简易程序向普通程序的转变。陈朱二人如果认为与你孙某是个人合伙关系,这40%应当向你孙某个人索要。可是,陈某不但改口承认了劳动关系建立的事实,而且在法庭上首次希望锦垚公司分配40%,这当然是婉转承认2016年9月10日协议是你为设立JY公司法人而从事的民事活动,法律后果由法人承担,所以,才要求JY公司给付利润提成。陈某荣、朱小红认为的与你之间是个人合伙关系的认识,是否成立,我认为已经比较明朗了。” 
   沈某对孙某说:“还有一件事需要告诉你,在1070号案件审理中,陈某、朱晓红在2018年1月30日的起诉状中称库存货物若干元,是个人合伙期间的所得,这当然是明确不属于应收账款。后来,陈某、朱小红改变主意不想要等值货物了,他们想要等值的货币,于是在2018年4月18日提交法庭的《变更诉讼请求申请书》中说他二人与你于2018年1月24日共同确认这些货存货物,属于应收账款。我当时反驳:两原告同时主张既是库存货物,又属应收账款,自相矛盾。张瑞律师遂当庭承认作为40%利润提成基数的财产为应收账款是笔误,仍纠正为库存货物。然而,将货币又还原为实物了,他们变更诉求歪曲为应收账款后要求将等值货物折成等量现金进行分配的考虑,就又颠覆了。还有一个有趣的方面,在5月8日的调解过程中,陈某及朱晓红将腾飞制衣公司欠付的货款额,也纳入JY公司计算40%利润提成的基数,腾飞公司的老板李某如果知道此种转变,不知作何感想?”
                                              
                                          二O一八年五月十日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