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盐城弄潮儿

 
 
 

日志

 
 

论锦垚公司原职工陈某拒交二店钥匙的不正当性  

2018-03-11 16:25:12|  分类: 锦垚分成纠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论锦垚公司原职工陈某拒交二店钥匙的不正当性

  2018年1月29日晚8时许,大连JY贸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孙某听到仓库卷闸门被连续踹踢的声音,查看监控发现是该单位职工陈建荣在旋转着身子,用连环脚踢门,朱某红及其儿子媳妇等也在他身边。晚8:12孙某报警说有人砸仓库的门。警察到来后将双方各两人带到哈尔滨路派出所。1月30日上午10时半左右,大队长提出:“陈建荣及其儿子一家以后不得再住在JY公司仓库里,于2018年1月30日立即搬离;他们如果认为公司侵犯其合法权益的,通过诉讼解决,不得再到JY公司仓库上门闹事。”在民警的办公室,在推敲《治安调解协议书》的内容时,孙某提出:“既然他们一家子退出一店,JY公司还有个二店,钥匙在陈建荣儿子那边,陈建荣儿子媳妇在2017年11月30日时就辞职了,现在不再是JY公司的员工了,以占有钥匙的方式控制的二店门面也应让出。”
  陈立龙说钥匙给他爸爸即陈建荣了。陈建荣则说:“二店的房子不是JY公司租的,是我租的。”孙某说:“我有印象,这个二店的合同是我签的。”陈建荣争执:“你真的是搞错了,合同不是你签的,是我亲自签的。”甲示意孙某出去,在走廊另一端,他问:“你会不会因印象不深?根据陈建荣的口气,蛮笃定的。在你没让我看到房屋租赁合同原件时,我连你也不信;建议不要将二店的租赁合同的承租人或者经办人的争议纳入到此次调解事项中处理。”孙某回去后遂对民警说:“关于二店钥匙的问题,不再要求在本次调解协议中交待。”
  回到仓库后,孙某从柜中取出签订于2017年3月13日的《房屋租赁合同》原件(编号NO002041),合同为A4两页,第一页抬头载明出租人为大连佳佳制衣有限公司,代理人姚淑清,承租人大连JY贸易有限公司,第二页落款姚淑清作为出租方代表签字,并捺了指纹,承租方是孙某亲笔签名。孙某说:“我印象里二店就是我亲自签的;他在哈尔滨路派出所言辞凿凿地说是他亲自签的,都把我愣住了。这老陈也真是的。这明明白白就是我代表承租方大连JY贸易有限公司签订的租房合同。”孙某又拿出姚淑清出具的用蓝色元珠笔写的《收条》原件,上书“今收到大连JY贸易有限公司2017.5.1—2018.5.1的租金玖万元整90000,落款2017.3.13日。孙某对甲说:“这个收条也能证明承租二店门市的是大连JY贸易有限公司,我公司是在与出租人的代理人姚淑清签订合同的当日即向出租人支付了房租。合同约定房租一年是8万元,所以交了9万元,是因为代理人同时向我公开收取了其他费用1万元。”
论锦垚公司原职工陈某拒交二店钥匙的不正当性 - 亭湖法杰 - 海龙法评普度大讲堂 
   2018年3月5日下午5时左右,孙某正在办公室内工作,陈建荣父子走进库区,转了一圈,陈立龙用手机拍摄现场,并向110报警,说是JY公司仓库发生盗窃,仓库内的货物不见了(注:是指货物少了许多,而不是说货物空了)。警察来后,陈建荣说他是合伙人,警察遂问谁是陈某的合伙人。孙某答复:“这里没有陈某所称的合伙人,这个人以前是JY公司的员工,但现在不是了,他们报的是假警,……。”警察遂教育陈建荣父子:“你们已就相关纠纷,提起民事诉讼了,应继续走法律途径。这事就到这儿了,都出去吧!”孙某再一次向陈建荣索要二店钥匙,陈建荣依然拒绝。
  3月8日晚,孙某致电二店房屋的出租方代理人姚淑清:“你好,我是大连JY贸易有限公司的孙某,我们租赁的房子钥匙在原来的职工手中,我们现在手头没有钥匙,想请问你手头有没有备用的另外一把钥匙。如果没有,我们想找个开锁的,将门打开,另外换把锁。”姚淑清说:“我这儿没有钥匙,之前我向陈建荣以及那个小孩(指陈立龙)要钥匙,他们不给我;这事你得与老陈商量好,除非你和我,以及老陈父子在场,否则我不允许你来这儿砸门,或者擅自换锁。因为合同上有他(陈建荣)签的字。如果你一个人来开锁,属于盗窃,因为我是房东。”孙某百思不得其解,这个姚淑清怎么也说房屋租赁合同是陈建荣经手签订的呢?难不成这个姚淑清与陈建荣私下捣鼓,另弄了一个房屋租赁合同,那不成一房二租了吗?陈建荣也不可能另外交纳房租啊!”
  3月11日上午,孙某决定对必须老陈到场才能开锁这个问题进行破局,遂直接致电出租人即大连佳佳制衣有限公司的老板,反映在合同履行中遇到的相关问题。她说:“租赁合同是我们JY公司签订的,费用也是公司出的,但是,我们要开锁时,你们的代理人却声称合同不是我经手签订的,并且说我们如果开锁就属于盗窃,在她这一块是绝不允许的。既然你们不承认我JY公司是房客,属于你们违约在先,那么,这房子我没法继续租了。”佳佳制衣有限公司的老板非常客气,说过会就与姚淑清联系。
  时间不长,姚淑清来电,她说:“关于房子的问题,其实与我一点关系也没有。这样吧,你过来开锁的话,不需要老陈父子在场,但是你开门拿走什么东西,出个清单,签个字给我。”孙某说:“JY公司是承租人,我代表公司拿走门市内的东西,还要给你房东(管理人)出证明,这个理说不通。我拿我公司的东西,根本就不需要我给你签字。既然你要,到时我可以给你一个字据。”姚淑清说:“问题是,这个租赁合同是老陈(陈建荣)签的。”孙某说:“你瞎说,这合同明明是我签的,你怎么能说是他签的呢?过会我就将合同文本发给你。”甲接过电话,对姚淑清说:“这个2017年3月13日的房屋租赁合同是孙某代表承租人大连JY公司亲自与你本人签订的租赁合同,可是,你在前几天的晚上却声称承租人的法定代表人如果来开这个门市,就属于盗窃,必须陈建荣父子有人在场。显然是彻底否认JY公司的承租人资格,或者认为陈建荣父子与JY公司是共同的承租人。这属于你方单方违约。……"姚淑清说:“这个房子,我没有说必须老陈在场、你我在场才能开,现在你来,我也一起过去,可以开门。我也不想再介入你与老陈的纠纷。”孙某说:“她现在急了。她说过的话,现在想否认说没说过,怎么可能?只是她现在后悔了。”
论锦垚公司原职工陈某拒交二店钥匙的不正当性 - 亭湖法杰 - 海龙法评普度大讲堂
   3月11日中午,甲对孙某说:“你已将姚淑清亲自签字并捺手印的合同发给她,姚淑清就租房合同是陈某签名这个曾经的说法上,将从此封口。站在为老陈考虑及和为贵的角度,我认为他应当平下心气寻求折中、委婉的方法,妥善处理相关矛盾。一个大男人与一个小女子斗得怒目圆睁,有什么意思,能彰显什么荣耀?你也是忍了再忍,否则1月30日从派出所出来后,不会拖到现在才考虑揭穿。如果不是被逼太甚,你可能不会考虑进行反制。各退一步海阔天空;老陈在业务能力上,我早在1月26晚在浴城遇到他时,就当面赞扬过他。我个人认为,做生意就是做人品,人品、诚信很重要,具业务能力不等于有道德风范,处理矛盾应冷静。”
  孙某又向甲出示了一页签订于2017年4月11日的甲方为大连JY贸易有限公司,乙方为陈立龙、段雪梅的《协议》,抬头文为:“甲方出资承租、装潢了大连开发区辽河西三路26号商铺为甲方分店,由乙方负责销售。经协商,甲方、乙方就此店铺的经营模式达成以下共识:“店铺的房租、水电费由甲方承担;……甲方分店所售羊绒面料、里料及纱料由甲方提供,乙方不得私自进羊绒面料、里料及纱料。……”孙某说:“这个二店一分钱没赚还亏了,2017年11月底,陈建荣的儿子媳妇各具一张辞职报告就离开了公司,对钥匙拒不上缴,却将钥匙交给了陈建荣,陈建荣也拒不交还钥匙给公司,导致公司租赁的仓库从去年12月起一直被霸占着,公司无法使用。”
  甲仔细浏览了这个协议后说:“这个协议证明陈建荣的儿子与媳妇都是认可这个二店的房子的承租人是JY公司,而不是陈建荣。”孙某说:“不管外界怎么说,或者陈建荣在外界如何宣传,我们在JY公司是承租人这点上是绝不放松的。万一这商铺内藏着毒品,警方会说承租人没有管理疏漏的责任吗?当然我这是打比方,陈氏父子也不可能做这种交易。因此,我才有尽快打开二店门铺的想法。该商铺会不会被用于他人擅自转租,用于承租人之外的货物仓储呢?哪怕是一种可能,我作为法定代表人都有责任一察究竟,防范及杜绝原企业职工利用曾经的职务便利,占用公司资产获利的可能。”

                             二O一八年三月十一日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