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盐城弄潮儿

 
 
 

日志

 
 

职工因与所在企业利益纠纷深夜破门而入还报警  

2018-02-04 19:33:59|  分类: 锦垚分成纠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职工因与所在企业利益纠纷深夜破门而入还报警

 

       2018年1月29日晚7:50左右,我和大连锦垚贸易有限公司的孙总,正在仓库办公室内工作,我在起草起诉陈建荣、朱小红二人的法律文书。这时听到正对办公室的仓库大门传来砸门声,孙总说:“可能是陈建荣和他的儿子媳妇,他儿子媳妇又不是我公司员工,却偏要住在锦垚公司的仓库内,今天我不能再允许他们住在库区内。下午陈建荣以你使用他的电脑在报警前后让我们当心仓库的房屋安全,这里面都是布料,有与公司经营无关的人员入住,我无法保障仓库内的财产及人身安全。”20:12,孙总致电110报警说:“我是大连锦垚贸易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我公司的仓库位于开发区赫山西路城润万家66-6号,现在门外正有人在猛子砸卷闸门,试图闯入。”接警的同志说:“刚才这个地点已有人报警。我们马上派人过去。”
       过了两分钟左右, 只见嘎啦一声,似是卷闸门被打开的声音,孙总急忙走到办公室朝北的推拉门前。只见卷闸门从地南向上约五十公分的高度被人在门外用力抬起,陈建荣在其帮助下,从下方抬起的空间中向内爬,然后是陈建荣的儿媳妇抱着孙子屈膝进入,然后是托着卷闸门的陈立龙钻入库房。陈建荣站起来拍拍膝盖,即大步向办公室走来。进入门前,他用手指著孙总说:“好,今天就和你们好好玩玩,看谁斗得过谁。” 坐到孙总对面的座位上,张大著嘴巴:“好,好,玩——玩。”朱小红则双手举着手机跟在后边摄像。孙总说:“你又不住在这里,干嘛过来。”他站起用右手抵着孙总的右肩推开,指著在孙总二姐背后的我:“你,我们好好玩——玩。”孙总说:“呸。”陈建荣的儿子陈立龙走进来,双手互拍:“今天有好戏看了。太好玩了。”边说还连晃着头,然后坐到左前侧一张办公室的桌子边沿,左脚着地,右大脚一半横在桌面上,右脚悬在半空晃悠。陈立龙面向孙总说:“今天你让我儿子冻了三个小时,我要让你一百倍都不够还的。”陈建荣说:“我要让你后悔,我的电脑凭什麽要让你们来用?”孙总说:“这是公司的电脑。”

职工因与所在企业利益纠纷深夜破门而入还报警 - 亭湖法杰 - 海龙法评普度大讲堂
 
       陈建荣指着我说:“哎,我是射阳的!(意指网贴《射阳销售员知照客户不向公司还款阻扰账款回收》披露了射阳陈建荣其人在大连的信息),我们看怎麽玩,我们一步一步。我要让你今天从这裡滚出去。”朱小红举著手机围着周围拍照。我听到卷闸门的拍门声,说警察来了。陈建荣、陈立龙等相继走向门口,走到门口时,听不到拍门声了,陈建荣转过头来用左手掌向下击打了一下我的肩,挑衅地说:“兄弟,好自为之,你可以暂时无碍,但她跑不了,我要让她赔得很惨很惨。”然后又用收回手掌,屈指对着我的右胸向前一抵。我于是用右手背向前推了他一下,他立即急速向扑向我,揪住我的左脖衣领,我则揪着他的肩膀上的衣服,在通道上转悠时,我感觉他脚步踉呛,晚上是喝了酒的。孙某见陈建荣与我扭打起来,着急了,上去拉陈建荣,被他儿子拦着,她双手直舞,混乱中拽住正在朱小红,朱小红伸手抓孙某的头发,却因个头不够,随着惯性脚下一滑,甩了一个弧度,成了四足着地状。
  忽然,卷闸门底部突然向上拉起咯拉拉响起来,我立即省悟到警察到了,双方均住了手,朱小红也立即从地上爬起来。一个约四十岁的男警察进来后直接问我话:“刚才谁打电话报警说打人的?为什么打人,有矛盾可以走法律途径。”大连锦垚贸易有限公司孙总说:“我们没有找他们打人,是他们寻衅滋事,砸坏了我公司的门,还进来打人。这两个人又不是我公司的事,晚上却敲我公司的门要求进入住宿。”陈建荣说:“这个公司有我40%的股份,我要进来看看仓库内的货物,防止着火。”孙总反驳道:“这是我锦垚公司的仓库,要你看什么货?请警察将他儿子媳妇赶出去,我要保证我公司的职工人身及财产安全。陈建荣与朱小红是我公司的员工,以员工的身份砸公司的门,我没有义务给他们开门。如果有义务给他们开门,是不是他们到凌晨两点来敲门,我们也必须给他开门,不开门或者听不到敲门,就可以砸门。”警察说:“我只管你们打架的事,请陈建荣、朱小红、孙冬兰,还有你,一起跟我们走一趟。”
职工因与所在企业利益纠纷深夜破门而入还报警 - 亭湖法杰 - 海龙法评普度大讲堂 
   陈朱二人跟一警车,我与孙总跟一警车。孙总对坐在副驾驶上的警察说:“现在我们仓库内只有我近七十岁的老母亲,还有我妹妹,陈建荣的儿子陈立龙当前并不是我公司的员工,却强行撬门入室,住在我公司的仓库里,我亲属的人身及公司财产无法保证安全,恳请公安机关责令他一家三口立即搬离仓库。”警察沉默了一下,说:“你们应当走法律途径,怎么会打人呢?”孙总说:“我们早在下午五点半就关门了,正在办公室内准备起诉材料,我们是完全遵循警察在下午时提示走法律途径的教诲的,是他们寻衅滋事,跑到我公司经营场所来闹事的。”路途中,孙总悄悄地伸过手来,握住我的手,我低耳对她说:“不用怕,有我呢!”  
  2018年1月30日上午从哈尔滨路派出所回来后,我检查监控发现,我的手机设置时间比监控同步的时间多五分钟,即监控的拍摄时间比因特网时间滞后5分钟。孙总拨打110电话的时间,手机显示是20:12,监控显示陈建荣脚跺卷闸门的时间是20:04,进入时间为20:11,首辆警车到达门口时间为20:16:20,第二辆警车到达时间是20:21:40,两车带人离开时间是20:28:05,即,陈建荣于20:09开始踹门,20:16开始从门下进入仓库,20时21分20秒,首辆警车到达,其后,20:26分40秒第二辆警车到达,20:33分警车带人去派出所。
  我对孙总说:“陈建荣父子进入后,并不曾见他们现场报警,他们在破门前进行的报警,怎么会是以打人为由或者预测到进入后会发生互相纠缠打架之事一定发生?如果报警理由不是打架,又是什么合适的理由?这个需要在以后通过政府信息公开途径获取。”
                               二O一八年二月三日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