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盐城弄潮儿

 
 
 

日志

 
 

享利润分成的职工对公司配备电脑不享有所有权  

2018-02-03 09:12:36|  分类: 锦垚分成纠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享利润分成的职工对公司配备电脑不享有所有权       2018年1月29日下午1:30光景,孙总让我为她拟制一份文件,孙总遂让我使用她对面的电脑。使用时我发现网络不通,经检查发现原来使用这台电脑的工作人员将网线拔掉了。我连接好并准备写作时,大连锦垚贸易有限公司的盐城籍销售员陈建荣从对面门外怒气冲冲地大踏走进来,冲着我叫嚷:“你是什么人?凭什么使用我的电脑。给我滚出去。”我遂站起来并离开座位,对他说:“是孙总安排我使用这台电脑的,这台电脑是公司的财产,她的电脑正在使用,她有权利决定我用这台电脑完成她安排我的工作任务。”陈建荣说:“我不认识你,你哪里来的?”我说:“你和我都是一样的身份,都是给孙总打工的,只是在公司取得利润时,你可以享有40%的高额提成而已。这电脑又不是你的,就是此前也是朱小红使用。”
       陈建荣说:“是朱小红用的,就是我用的。”我奇怪地问:“朱小红是女的,而你是男的,怎么会说她用就是你用的呢?你们又不是同一人。”他说:“这个公司是我陈建荣及朱小红、孙冬兰三人合伙设立的,我是公司股东,这个电脑我不允许别人随便使用。哎呀,朱小红,这个电脑的桌面密码是多少?”
       朱小红说:“这个电脑我没有设置密码。”于是陈建荣让我解开密码。孙总答:“你说你是股东,有什么证据,锦垚贸易有限公司只有两个股东,一个是我,一个是我姐。是我让他使用这个电脑的,密码是我设置的。”陈建荣于是对着我叫嚷:“我现在要报警,你是哪里来的人,跑到我的办公室来动用我的电脑。”我漠然地看着他:“你信不信,你报警叫警察来,但我锁定你这招必败。”他愤极而笑:“咱们走着瞧。”他报警后,在等待警察的过程中,他说他与朱小红分别占有该公司的股份25%和15%,这个公司是他的,这个办公地点也是他租的,说我在这里要当心这个房子的安全。”我诧异地问:“纵使有人盗窃财物,也不会危极房子的安全,你的意思是让我们当心这里可能会出现火情,危极房屋主体安全?”他坐在他原来办公的座椅上,腿子有些颤抖地跳。他嘿嘿地对我笑:“这话可是你说的,我并没有说。等一会儿有你好瞧的。”我说:“那好,就等警察来处理吧!”
       下午两时,两个警察来到锦垚贸易有限公司仓库内的办公室,问清是陈建荣报警后,陈建荣称:“这个电脑是我们一直用的,突然冒出这个人来,用我的电脑,还设置了密码,请你责令他打开密码。我担心电脑中的文件的安全。”公司法定代表人孙总说:“这个电脑是公司的,你只是我公司的一个员工,是你自己说到2018年12月底合作终止,你们不来上班了,我还不能安排其他人上班吗?”警察问朱小红:“这个电脑是你用的吗?”朱小红答是。警察问:“是你买的,还是公司买?”她不吱声了。陈建荣对警察说:“我是公司股东,我们三人是合伙关系,我们的电脑就是不能动。”
享利润分成的职工对公司配备电脑不享有所有权 - 亭湖法杰 - 海龙法评普度大讲堂
       孙总说:“我是公司法定代表人,我有权利决定公司的电脑由谁使用。警察同志,此二人纯粹是无理取闹。这里是相关证明文书,这个变更登记证明企业股东中没有此二人;这是营业执照,证明这个企业的老板是我;这是他们两个人的劳动合同,证明他们是为我打工的员工。”陈建荣反驳,这个公司有我们40%, 锦垚公司谁也拿不走。”孙总引警察来到办公室外的公示栏前,她说:“截止目前,朱小红截留公司货款近70万元,拒不上缴,构成侵占挪用。这是1月26日的股东会决议,要求朱小红将占用的财产返还公司财务,以便保障利润分成的实施。这是公司执行股东会决议作出的《敦促朱小红立即上缴所收公司货款保障首次分配的通知》,通知朱小红及陈建荣于1月28日将侵占的全部货款上缴公司财务,但是他们拒不上缴,还来公司闹事。”
       警察对陈建荣说:“行了,行了,关于电脑的问题,请你走法律途径解决。你说公司不依约分配公司利润的40%给你,也走法律途径。在这儿吵有用吗?”转头又对我说:“”至少说他们二人侵占还是截留货款的问题,锦垚公司也请通过法律途径解决。”我说:“你说的是,我们也认为就应当是这样,吵架不能解决问题。”警察就在一个合页簿上简单地记载了几句,也没要求双方签字,就离开了。朱小红让陈建荣离开,陈建荣不肯。朱小红离开后,他坐在孙总对面的座位上,对我又咆哮了几句,我就不温不火地听着,不想再激怒他。隔了五六分钟,陈建荣的手机可能是来信息了,他低头看了一下,然后站起,整整两襟,跨着大步,拉开玻璃推拉门,昂扬地向着北侧的大门外走去。”
       陈走后,我对孙总笑道:“这个人在羊绒销售渠道的开拓上,我还是很佩服的。只可惜在一些事情的事理上断不清,犯糊涂。我做办公室工作多年,一听他报警以我用他的电脑为由,就知道这一出手必输无疑。警察无论如何无理,也要先搞清谁是老板,电脑的所有者是谁。电脑是公司的,朱小红不否认;孙总是法定代表人更是股东,这有工商登记为证,而报警要求我或者孙总解开密码,警察实在找不出支持的事实和理由。就是某台电脑是张三用的,作为老板因为工作需要,让李四使用一会或者一段时间,这李四也没资格对着老板或者使用电脑的新同志拍桌子。”
       2018年1月31日下午5时不到,孙总带着我来到债务人张某的门市。张某的老婆对孙总说:“昨天老陈也来这里的。我听了他为有人用他电脑的事报警后,当场就批评了他,说你既不是股东又不是法定代表人,你只是一个高级打工的,凭什么老板使用电脑要经你同意。孙总有权将电脑安排给其他人使用。”

                                                                                                         二O一八年二月一日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