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盐城弄潮儿

 
 
 

日志

 
 

楼王镇新祥村依虚假评估表要求承包人让出土地  

2017-12-23 12:46:45|  分类: 楼王土地纠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楼王镇新祥村依虚假评估表要求承包人让出土地

 

  2015年12月8,盐城市盐都区楼王镇居民薛洪斌将楼王镇人民政府及楼王镇新祥村村民委员会告至盐都区人民法院,要求两被告就违约终止承包合同赔偿原告经济损失。该案案号(2015)都民初字第2269号。薛洪斌诉称:“2015年1月28,盐城市盐都区楼王镇人民政府有关领导与原告达成口头协议,允许原告承包331省道楼王镇境内两侧农田进行绿色通道经济林苗圃栽培。后承包田安排在在新祥村(原利丰村)和姚顾村境内,累计149.31亩,其中新祥村129.91亩、姚顾村19.4亩。210日起,原告在新祥村村干部的协调下开始整地、开墒、植树,49日下午,新祥村的书记刘俊通知说这块地被盐都区政府征用了,要求原告停止栽植。因林木得不到正常的维护,形成大面积非正常死亡。

   被告1楼王镇人民政府答辩:原告薛洪斌未经新祥村和姚顾村同意,私自组织人员在两村所处的331省道两侧地段栽植树苗,其到新祥村和姚顾村所属农田栽植树苗,属于非法侵占土地的违法行为。被告2楼王镇新祥村村委会答辩:栽树在2015410日结束,2015118日收回进行另行安排,2015118日签订了一份补偿协议书,本案原告同意于20151215日前,开始移部分树木,具体详见协议书。而且就补偿标准经二级以上有资质的评估机构进行评估,刚才本案的原告也提供了证据。一共是1027156元,协议达成后本案的被告新祥村已经预付了补偿款27万元,其次在本案的原告要求下,支付相关移植树木费用及以前栽树的工资,本案的原告并没有按约定履行。

   薛洪斌承包149.31亩农田是否属实呢?2017427日,薛洪斌起诉盐城市国土局,请求判决被告对盐都区楼王镇人民政府毁坏基本农田的违法行为履行查处职责,案号(2017)苏0981行初16号。楼王镇人民政府为第三人。在201767日的开庭笔录中,楼王镇人民政府陈述:原告以前是本镇的村民,他在承包了涉案土地的绿化工程之后,在没有办理任何手续的情况下,也没有把集体土地的性质转化成发包性质的土地的前提下,仓促的进了50-60万元的树苗进行种植,种植两个月后根据政府绿化的要求,我们也同时考虑到他实际种植的情况,在通过盐都区人民法院协调之下达成了调解书,当地村委会收回了土地,补偿了170万元,事后又以苗木奖补资金的名义,我们又补偿了14.931万元,并达成了书面的协议书。至此根据调解书和协议书内容我们村委会与原告的纠纷全部处理完毕。

20171018,东台市人民法院作出(2017)苏0981行初16号《行政裁定书》第4页载明:该院查明:“2015年初,原告薛洪斌承包盐城市盐都区楼王镇新祥村、姚顾村共计149.31亩农田种植苗木。即,薛洪斌对于案涉土地上的权益属于承包,而不是违法侵占。薛洪斌陈述:对于楼王镇人民政府所称的我采购的苗木价值仅在50-60万元间,没有事实依据。2015914日,楼王镇人民政府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通过盐都区交通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对他所承包经营的149.31亩经济林苗圃田中的132亩进行了“331省道盐都区楼王节点绿化工程项目招标。2015109日,江苏华昊园林绿化有限公司中标,并于201624日进场施工。就是在获知华昊园林中标的背景下,薛洪斌植树所使用的土地因政府规划,需要进行调整收回,新祥村与薛洪斌签订了2015118日的《协议书》。

楼王镇新祥村依虚假评估表要求承包人让出土地 - 亭湖法杰 - 海龙法评普度大讲堂

协议第一条约定,乙方薛洪斌在甲方所属的楼大线北侧101.64亩、南侧28.27亩,合计129.91亩用于植树的农田的土地使用权,由甲方收回,乙方表示同意。第二条约定乙方同意按二级以上评估机构的评估价接受甲方的补偿。第三条约定:乙方所植的树木一旦经评估机构评估作价,其产权应归甲方所有,但甲方考虑乙方所植的树木必须由其进行移植让出,如乙方在20151215日前将团结河以北所植的树木全部移植让出,团结河以南所植的树木乙方保证在2016130日前全部移植让出,其树木的产权就归乙方所有,其移植让出树木的一切费用(包括人工、运输等费用)也由乙方支付,若乙方不能按照上述节点时间移植树林让出,不仅退还甲方已支付的补偿款,而且按甲方已支付的补偿款两倍向甲方支付违约金,并且甲方有权组织人员对乙方所植的树木进行处理,由此而造成的一切经济损失由乙方承担。

  2015年12月7,新祥村村民委员会向薛洪斌作出《限12月9前移植树木让出土地的通知》,文为:“你于2015118日与我村签订了移植树木让出(土地)暨补偿协议。协议签订后,我村按照你的请求已向你预付了树木评估补偿款27万元。同年125日,我们双方又到评估机构领取了评估报告,你表示认可该评估报告,可是你未按协议履行,直至目前未组织人员移植树木。为此,特向你发出书面通知,限你在本月9日前按协议约定组织人员进行移植树木,并希望你按协议内容履行自己的义务。否则由此而造成的一切经济损失由你个人承担。特此通知。薛洪斌告知,他并没有不履行约定的事实,反而是新祥村委会未依118日协议履行;他在2015125日收到的也并非是评估报告,而是新祥村、姚顾村自行于2015111日委托江苏仁禾中衡工程咨询房地产估价有限公司进行的评估,该公司没有苗木评估资质,出具给新祥村的所谓评估报告只是两页评估表,与评估报告的格式存在巨大差异,没有评估目的、评估范围、评估依据、评估过程等内容,连评估人是谁都看不出来,直觉就是一个骗子公司用于招摇撞骗的草稿纸。他当时就表示对该评估机构及评估范围及评估价格1027156元不予认可。

   薛洪斌同意甲方新祥村收回土地,设定了让出土地的前提条件,一是甲方已履行委托二级以上资质的评估机构对植树费用及树苗价值进行评估,这是获得征求乙方认可的评估价格作为补偿依据的前提条件。否则补偿标准属于未达成一致意见,乙方没有义务让出承包地,则甲方收回承包地缺乏合同依据。但是,在合同签订后,新祥村并无委托有资质的评估公司对我所种植的苗木进行评估的事实。协议第三次设定了树木归甲方所有的前提条件——一旦经评估机构说评估作价,该评估机构是协议书第二款约定的符合条件的评估机构。在树木产权归甲方所有的前提下,让步约定乙方的行为满足一定条件时,树木的产权归乙方享有。新祥村在协议生效后未履行委托评估的合同义务,乙方按什么标准接受补偿无法确定,因此,协议书的第三条中的让出树木的截止期限的条款,对于薛洪斌没有法律约束力,不能据此认为薛洪斌未在约定期限内让出承包地,及其对所植的苗木不享有产权,或者认为树木的产权按约定应归甲方新祥村村委会所有;更不能以薛洪斌未在规定时间让出土地,而认为甲方自动取得有权组织人员对乙方所植的树木进行处理的合同权利。

在前述的201767日开庭的行政诉讼中,楼王镇人民政府陈述在通过盐都区人民法院协调之下达成了调解书,当地村委会收回了土地,补偿了170万元,盐都区人民法院作出(2015)都民初字2269号《民事调解书》的时间是2016130日,这说明直到2016130日前,新祥村、姚顾村尚未收回薛洪斌种植的承包地。

薛洪斌说主张新祥村也未按118日协议书的约定支付补偿款。协议第四条约定,甲方应付给乙方的补偿款加上乙方应得的区政府绿化费减去乙方应向甲方支付的承包费所得的金额,甲方在乙方组织移植让出团结河以北的树木时,先向乙方支付总额的45%。由于新祥村至今拿不出有苗木二级评估资质的评估报告,因此,这45%究竟应是多少,谁也说不清楚。纵使按江苏仁禾中衡的评估值102.7余元估算,2015125日前,新祥村应当支付的45%至少50万元以上,而实际上它仅在2015119日支付了15万元,1120日支付12万元,合计27万元。因此,新祥村说他履行了苗木评估及补偿支付义务,缺乏事实依据。”

                                         2017.12.23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