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龙法评普度大讲堂

弄斧敢入班门,百姓不让法司

 
 
 

日志

 
 

诉讼中保全到期债权即通知第三人届期履行债务  

2016-09-05 16:35:13|  分类: 舅父借款诉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诉讼中保全到期债权即通知第三人届期履行债务

    
       今日在2014年第8期《人民司法》看到一篇江苏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朱建朝、胡永康的文章《对保全债权未提起复议之第三人在执行时所提异议不予审查》,该文【要点提示】:在诉讼中,法院针对被告对第三人所享有的债权可予以财产保全。第三人如果就保全未及时提起复议,案件进入执行阶段后,法院不必再向第三人发出履行到期债务通知书,寸直接裁定第三人向申请人履行到期债务,维护申请执行人利益。该第三人如提起执行异议,不予支持。该“对第三人异议不予审查”,断非法释【1998】15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63条中同步的“不得对第三人强制执行”。而是,在诉讼保全程序中要求第三人协助执行,保全债务人在其处的债权时,其未申请复议,而在执行程序启动后,才提出异议,这该异议不给予审查并确定是否受理的机会,或者视同超出异议期申请的异议处理,继续对第三人强制执行债务人对其享有的到期债权。
       【基本案情】申请复议人(异议人):江苏省扬州市九鼎鞋业制造厂(以下简称九鼎鞋厂)。申请执行人:江苏省扬州盛溪金属构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溪公司)。被执行人:姜建。
  2012年2月23日,江苏省扬州市江都区人民法院受理原告盛溪公司诉被告姜建保证合同纠纷一案。在审理过程中,该院根据原告申请,于2012年2月24日作出(2012)扬江商初字第80-1号民事裁定书,对姜建享有的针对九鼎鞋厂(系个人独资企业,投资人及该厂厂长为周云)的债权150万元予以冻结,并于同年2月29日向九鼎鞋厂直接送达上述民事裁定书和协助执行通知书。周云之夫张明爱签收上述法律文书,并在法院送达回证备注栏手书:“姜建在我单位债权只有110万左右”。2012年4月9日,扬州市江都区人民法院作出(2012)扬江初字第80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姜建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向盛溪公司偿还担保款150万元。宣判后,双方均未上诉,姜建未履行该判决。
  【执行程序】2012年7月4日,扬州市江都区人民法院根据盛溪公司申请对该案立案执行。由于被执行人姜建下落不明,法院要求九鼎鞋厂将法院冻结姜建的债权110万元给付盛溪公司。九鼎鞋厂以姜建在该厂工程款已全部结清为由,于2012年8月13日向法院提起执行异议。
  2012年11月20日,扬州市江都区人民法院作出(2012)扬江执字第9号民事裁定书,认为:九鼎鞋厂作为个人独资企业,在法院依法裁定冻结姜建在其单位的到期债权时,承认欠姜建工程款110万元并签收了相关法律文书,且在听证过程中,对法院的裁定书及协助执行通知书的送达等程序均无异议。但又在法院要求其履行协助执行义务向盛溪公司给付姜建债权110万元时,以此前已经代姜建偿还其它债务、与姜建之间已经结清款项支付为由拒绝协助执行。该厂代姜建偿还债务、与姜建父母结账的经办人均系张明爱,九鼎鞋厂现以张明爱不了解情况签收了法院的法律文书为由推卸责任。加之九鼎鞋厂无法说明代姜建偿还债务的细节,难以自圆其说,故其异议不成立,裁定驳回其异议。
  2012年12月31日,扬州市江都区人民法院依照《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以下简称《执行规定》)第36条,作出(2012)扬江执字第0530号裁定,提取姜建在九鼎鞋厂的债权110万元;同日,作出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该厂将110万元汇入该院指定账户。九鼎鞋厂不服,向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申请复议。2013年2月19日,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3)扬执复字第7号裁定书,认为:九鼎鞋厂在江都区人民法院依法冻结萎建在其单位的债权时,承认欠姜建工程款110万元,签收了民事裁定书及协助执行通知书,应视为对到期债权无异议。故九鼎鞋厂复议理由缺少事实和法律依据。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申请复议人九鼎鞋厂的复议申请。
  2013年4月2日,九鼎鞋厂不服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3)扬执复字第7号民事裁定,以不存在到期债权及执行第三人程序违法为由,向检察机关申请执行监督。扬州市人民检察院于2013年7月10日向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出扬检民建综字(2013)1号检察建议书,认为: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实体处理并无不当,但在对第三人执行程序上,应当进一步规范和完善。理由如下:第一,从实体上看,九鼎鞋厂异议所主张事实依据不足。九鼎鞋厂主张在诉讼阶段法院送达冻结债权裁定书前,其即代姜建偿还他人借款而抵销所欠姜建工程款,但该主张与张明爱签注内容不符,亦有悖于该厂未对冻结债权裁定提出保全复议之事实。虽然九鼎鞋厂为证明主张提供了若干证据,但由于其陈述代姜建还款均为大额现金方式且均在冻结债权裁定送达前10天左右时间完成,在申请监督后又未按检察机关要求提供相应阶段大额资金支取的相关证据,故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九鼎鞋厂所主张事实未予认定并无不当。第二,从程序上看,法院是否仍须向第三人发出履行通知,经沟通交流,检法两院存在认识上的分歧。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本案到期债权系在诉讼阶段而非在执行阶段中所发现,由于九鼎鞋厂实际负责人张明爱在送达回证上以签注方式对110万元债权予以认可,且该厂未对冻结债权裁定提起保全复议,该裁定的效力当然延续到执行程序中,故从有利于执行角度,可不必再向该厂发出履行通知,再次给其提出异议的机会。扬州市人民检察院认为,《执行规定》第61条、第65条对向第三人发出履行通知的必要性、内容、送达方式等均有明确规定。本案中张明爱在送达回证上作了签注,且九鼎鞋厂亦未提出复议,扬州市江都区人民法院据此就不再向该厂发出履行通知而直接要求该厂向盛溪公司给付110万元,无法律依据。综上所述,扬州市人民检察院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五条规定,向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建议如下:立足于现行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在目前法律及司法解释对本案所涉及程序争议问题未有明确规定前,从减少不必要的争议及涉法涉诉信访申诉的角度,建议你院要求全市法院执行机构今后对类似案件应按《执行规定》第61条规定向第三人发出履行通知,给其提供异议的机会,以充分保障其程序利益。如第三人在诉讼中对到期债权未提出异议,接到履行通知后反悔的,可不予支持。
  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收到扬州市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建议书后,对相关事实和法律规定进行认真研判,并及时向检察院回函答复。函件中写到:第三人如果在诉讼阶段收到债权保全裁定后未提起保全复议,法院在执行时可不必再按《执行规定》第61条向第三人发出履行到期债务通知书,可直接裁定第三人向申请人支付到期债务。第三人如果提起执行异议,在没有足够依据前提下,应予驳回。
  该文作者认为:“即如本案,法院就第三人债权在诉讼中已经予以保全,并有明确的债权数额,第三人在保全后未及时提起复议,即应视为该第三人对保全的债权放弃了异议的机会。该保全所确定的法律效力也应自然延续至执行阶段,法院可径直依照《执行规定》第65条,即“第三人在履行通知指定的期限内没有提出异议,而又不履行的,执行法院有权裁定对其强制执行。此裁定同时送达第三人和被执行人”,对该第三人强制执行。
       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第三人如果在诉讼阶段收到债权保全裁定后未提起保全复议,法院在执行时可不必再按《执行规定》第61条向第三人发出履行到期债务通知书,可直接裁定第三人向申请人支付到期债务”,其实际是依据保全裁定的效力,一直延续到执行后,自动转为扣押、冻结等措施。第三人在诉讼中收到协助执行通知,就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一旦债权人一方胜诉,其有划转被保全项向胜诉人的债务人履行债务的义务。因此,履行到期债务的通知,本案中,不能仅仅理解为是鞋厂履行对姜建的110万债务的数量、对象,还包括按诉讼程序中的保全裁定,对没有处分的110万元,以向法院划转或直接向申请执行人划转的方式履行对于姜建的等额债务的内容。因此,保全程序中的保全裁定及协助执行通知书,实际发挥的作用之一,就是送达鞋厂履行到期债务的通知,只是给的履行期限是申请保全人取得对姜建享有债权的胜诉判决并申请执行时。
      由此,《执行规定》第61条应理解为:“(在诉讼保全程序中第三人签收协助执行通知书保全裁定书,在规定期限内未申请复议的情形除外),被执行人不能清偿债务,但对本案以外的第三人享有到期债权的,人民法院可以依申请执行人或被执行人的申请,向第三人发出履行到期债务的通知(以下简称履行通知)。履行通知必须直接送达第三人。”因此,对于诉讼程序中对第三人通知其在保全期间不得向其债权人支付,不能局限于认为保全期间内未向债权人支付即为适当履行或完全履行;而是应从保全目的理解,即为通知协助义务人履行到期债务的具体要求,具体为:1、在申请保全人申请执行后,应人民法院通知直接向申请执行人支付;2、为保障该保全目的的实现,在保全裁定及协助执行通知书送达后不得擅自向其债权人或债权人的债务人履行支付。
   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一百六十五条规定:“人民法院裁定采取保全措施后,除作出保全裁定的人民法院自行解除或者其上级人民法院决定解除外,在保全期限内,任何单位不得解除保全措施。” 第一百六十八条 :“保全裁定未经人民法院依法撤销或者解除,进入执行程序后,自动转为执行中的查封、扣押、冻结措施,期限连续计算,执行法院无需重新制作裁定书,但查封、扣押、冻结期限届满的除外。”进行执行程序后,保全裁定的效力继续,无需重新制作执行裁定书接力或确认,保全措施的期限连续计算。因此,保全裁定及协助执行的通知效力也当然及于执行后,第三人如果在诉讼阶段收到债权保全裁定及协助执行通知后未提起保全复议,执行程序中不必再向该第三人送达履行到期债务通知书;法院在执行时可直接裁定第三人向申请人支付到期债务。
       
                                                                                                        二O一六年九月五日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