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龙法评普度大讲堂

弄斧敢入班门,百姓不让法司

 
 
 

日志

 
 

兆丰公司捏造虚假承诺射阳执行局一路绿灯助恶  

2016-08-09 10:59:11|  分类: 舅父借款诉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兆丰公司捏造虚假承诺射阳执行局一路绿灯助恶

       近一年,为三舅爹爹张锦芝的借贷纠纷案维权,射阳法院一审判决云翔公司对顾某兵债务不负连带偿还责任,最终二审法院改判云翔公司对顾某兵的借款负连带责任。舅父以为官司胜了,被保全在射阳县兆丰粮食收储有限公司的145万元,应当可以拿到,谁知执行过程一路艰辛。我的直觉是射阳县人民法院在实施报复当事人:“一审判你输了,你竟然从二审扳过来,让我很没面子,还在网上说我射阳法院的坏话。但执行还得走我这独木桥,我一夫当关,让你赢了官司输了钱,稳稳的!”
       不斗争是分文休想,必“死”无疑;顽强抗争,张扬司法正义,揭露腐败横行,尚有一线生机。为此,我先后发表了《案外人对保全裁定不服提出执行异议应裁定驳回》、《案外人不服保全裁定应在收到后五日内申请复议》、《射阳法院办理案外人异议案件不守办案期限规定》、《射阳法院审判长审查执行异议与领导不合被削职》、《射阳法院为案外人异议不超期涉嫌伪造送达回证》、《射阳法院对执行异议三日不立案也不裁定不受理》等诸多文章。一个程序公正、实体公正的执行案件,是不可能找出这么多的瑕疵的,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今天披露的主题是:兆丰公司捏造虚假承诺射阳执行局一路绿灯助恶。
       话说三舅爹爹张锦芝向法院申请执行,要求提取保全在兆丰公司处的云翔公司145万元债权,兆丰公司于2016年6月6日对执行标的提出异议。2016年7月14日下午,射阳县人民法院执行局组织兆丰公司及张锦芝进行听证。兆丰公司当庭提交《兆丰公司承诺付款明细表》(证据四),张锦芝质证时指出:“对证据4付款承诺明细表的真实性不予认可,……(附件)2015年5月5日上午关于云翔公司有关债务协调纪要,证明兆丰公司向云翔公司向云翔公司的债务人支付资产转让款必须云翔公司出具收据,该事实证明云翔公司未退出与兆丰公司之间的资产转让协议的债权债务关系。” 
       2016年8月1日下午,射阳县人民法院作出(2016)苏0924执异22号《执行裁定书》,截止中止对兆丰公司处的145万元债权的执行。裁定主文称:“兆丰收储公司对云翔公司的1700万元债务承担。……上述事实有申请异议人提交的兆丰收储公司付款承诺明细表等证据证实。”该《兆丰公司承诺付款明细表》由兆丰公司制作并加印后在听证时提交,表内序号16-20,兆丰公司主张对桃园村等五户共承诺支付46.4万元,并备注“过户前由桃园村薛书记主持调解,双方同意在云翔公司的资产转让款中解决。”
兆丰公司捏造虚假承诺射阳执行局一路绿灯助恶 - 亭湖法杰 - 海龙法评普度大讲堂
       那么,2015年5月5日上午由桃园村薛国凡书记主持会议,形成的《关于云翔公司有关债务协调纪要》的真实性究竟如何呢?张锦芝道:“这个纪要一看就是假的,明明白白是顾某的笔迹,我将这个材料问过一个熟人,他说这个纪要上的薛国凡签名绝对不是薛书记签名。”为了一层层剥开射阳县执行局在对待当事人财产安全时的恶劣行径,以及兆丰公司光天化日公然抵制法院执行却能畅通无阻的蛣黑暗现实,2016年8月8日上午8:30左右,张锦芝造访了桃园村薛国凡书记。
       薛书记称:“说我帮助云翔公司或者兆丰公司主持调解,完全乌有的事。人在做,天在看,这种帮债务人逃避法律责任的事,就是作孽。就是上法庭,我也愿意为你作证。这样,我为你出个证明。”他跟着伏案开具了一份《证明》,内容为:“关于云翔公司与兆丰公司房产土地过户、费用一事,本人回忆,从未参加过双方调解,特此证明。薛国凡笔。2016.8.8”,同时在《会议纪要》复制件末页签署:“此协调纪要本人从未参加主持调解,并且签名也不是我本人所写,特此证明。薛国凡笔。”比薛国凡的签名,《纪要》上的签名一点不像,甚至没有考虑模仿。 
       兆丰公司与云翔公司共同炮制的《关于云翔公司有关债务协调纪要》载明:出席对象:薛国凡、顾建兵、吴国昌、刘洋、胥大洋。主持:薛国凡(桃园村书记)。薛:现云翔公司欠桃园村钱18万,顾仁海工资2.4万,陈雷鸣6万,顾洪香12万,胥大洋变压器款8万,合计肆拾陆万肆仟元。因云翔公司资本不抵债,故请兆丰公司的负责人一起参加看怎么处理此事?确保社会稳定,不发生其他恶性事件。吴国昌:如果云翔公司顾总同意在资产转让金中协调解决,我们承诺由我公司予以解决,但要云翔公司出具收据,抵冲转让款。……”
       这样一点经不得推敲的会议纪要,射阳县人民法院竟然不顾张锦芝及其代理人对其真实性的否定,认为真实,并作出足以让舅父倾家荡产、跳楼拼命的中止执行裁定。是可忍孰不可忍?为了使枉法裁判无所顾忌,某些领导竟然取消王樵审判长资格,踢一边去,临时架出郭志俊任审判长。其中的腐败枉法是昭然若揭,张锦芝说,估计丁卫东局长被人打过招呼了。我很疑惑:“不至于吧?这个丁局长,听说正准备朝副院长位置上爬,怎么还不注意收敛呢?”上述伪造的《纪要》,一是,连债权人顾仁海、陈雷鸣、顾洪香的出席都未纳入,竟然会法院认定兆丰公司向顾仁海等作出了有效承诺;二是,纪要尽管伪造,但兆丰公司代表吴国昌显明地表达了承诺支付,以要云翔公司出具收据为前提,即承认支付是对云翔公司的支付,射阳法院竟然认定作出承诺时兆丰公司即不欠云翔公司债务,与吴国昌个人表达的意思就截然冲突。
         真相一步步揭开,腐败一步步走来……

                                                                                                       二O一六年八月九日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