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龙法评普度大讲堂

弄斧敢入班门,百姓不让法司

 
 
 

日志

 
 

盐城路桥公司工会拒绝开展及推进司务公开工作  

2016-03-17 12:03:02|  分类: 工作事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盐城路桥公司工会拒绝开展及推进司务公开工作


     


        2015年9月下旬,我发现已退休的公司原财务管理部经理管正秀同志在公司2000年完成改制注册资本金是1008万元时,其股权总额是18.9万元,占公司注册资本的1.88%。但2002年6月15日时,公司注册资本金增加到3168万元人民币时,管正秀增加实物资产转股168.7万元,资本公积转增18.0556万元,其出资额增加到199.456万元,占公司注册资本的6.3%。我产生疑惑,该《章程修正条款》会不会是在末页签名后,又将涉及管正秀出资的部分篡改后换掉原页?因为当时没听说管正秀同志实物资产入股。经计算,2002年6月,管正秀股权两项累计增加186.7556万元,加上改制之初确定的18.9万元基本股,累计股权总额为205..656万元。即管正秀在2002年6月的出资额少算了205.656-199.456=6.2万元。


       各股东股权总额合计等于注册资本总额是不变的,因此,2002年6月15日的《章程修正案》证明,要么管正秀的实物资产转股金额有误,要么资本公积转股多算了6.2万元,或者两者共同错误多计了6.2万元。我一方面想知道管正秀实物出资及公积金转股各为多少金额,一方面想知道管正秀到底用什么实物出资入股的,于是在2015年10月20日向路桥公司工会电子邮件提交《关于司务公开的申请》。次日即2015年10月21日上午再找工会副主席陈以干书面提交申请时,陈主席告知,司务公开工作职责不归工会,应找综合管理部。我于是又找吴主任,吴主任收下司务公开申请后,只到春节前放假,公司及工会组织未对我的司务公开申请作出任何回应。


盐城路桥公司对实物入股真假拒绝司务公开 - 亭湖法杰 - 海龙法评普度大讲堂


       2016年2月15日正月初八上午,公司在盐城师范学院内召开2015年工作总结表彰大会暨春节团拜会。在会上,公司董事长宋伟宏在宣读2015年工作总结时指出“公司工会组织要进一步推进司务公开工作”,这使我想起去年向工会提交司务公开申请时,工会作为公司司务公开工作受理的工作部门是对口的;陈主席无理推卸责任,对本人合法合规的要求置之不理,明显是在职不作为。


       我不能听任这种状态持续,也免得她对其他职工一如既往地拒绝信息公开申请,及势必影响路桥公司的健康发展与外在形象。2016年2月20日,我再拟《关于公开2015年路桥公司工作总结等信息及处理相关问题的函》发送工会领导邮箱,并抄送综合管理部。一是要求公开2015年工作总结书面文本,以加强学习,核实董事长布署在新的一年工会组织进一步推进司务公开工作的说辞的可靠性,因为我耳朵有些重听,担心自己听错了。二是要求工会组织在十五个工作日内对管正秀有无真实实物出资的情况进行书面公开,等等。可是,直至3月14日公司工会对于本人的司务公开请求依然不予理睬,反而认为我作为一名职工,要求公司公开相关司务及要求获得2015年工作总结,学习文件精神,只是说得好听,太过分、太无聊,是与公司发展唱反调,是与相关领导唱对台戏。


盐城路桥公司工会拒绝开展及推进司务公开工作 - 亭湖法杰 - 海龙法评普度大讲堂  


       作为工会组织,应当履行的职责不履行,反而认为请求其履行职责及保护职工合法权益,是损害企业利益及领导权威的不当行为;我没法理解这样的组织及相关工会领导之行为,遂于2016年3月14日向盐城市亭湖区总工会申请政府信息公开,要求公开盐城市路桥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工会组织向上级工会提交的涉及司务公开及工会工作总结的全部文本,以及涉及路桥公司集体或个人的申请评比表彰的全部材料。


       2016年3月17日上午,工会主席温从明及副主席陈以干来我办公室做工作,要求我撤回在亭湖区总工会的信息公开申请。陈以干说:“你去年向我提交司务公开申请时,工会就没有受理职工司务公开申请的工作职责,我也只是在年初春节团拜会上才听董事长说工会要进一步推进司务公开工作的。”我说:“你的意思是宋总瞎指挥,工会根本就没有司务公开工作职责,怎么能让工会进一步推动,是不是?明着告诉你,司务公开工作职责归口工会组织经办及受理,早在很多年前我就知道,老板的要求与分工并没有错。你身为工会副主席,连工会负责开展与推动司务公开工作都不知道,我没法想象。”陈以干说:“我就失职怎么样啊!大不了工会副主席不干了。我也明着告诉你,亭湖区总工会不会向你公开哪怕一页涉及司务公开及工会工作总结的材料,因为我公司从没有制定及提交过司务公开工作制度,也没向上级工会提交过工会年度工作总结。”


       我说:“那好,亭湖区总工会只需要在《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中告知有关司务公开及工会工作总结的政府信息不存在即可。我在路桥公司二十余年,从未看到过有关司务公开的工作制度,但还以为有为应付上级检查而制定的、没有公开的司务公开工作制度存在。工会组织负有司务公开工作职责,怠于履行也就罢了,陈主席竟然不知道本部门有该职责存在,且从未制订过相关制度。既然公司党委、董事会年初明确工会要进一步推进司务公开工作,本就暗示了工会工作,特别是司务公开工作有待加强。我现在就是要贯彻公司领导号召,推动工会工作及公司司务公开工作开展。我推你们,尚且不动,我不推,或推而不力,盐城路桥公司的司务公开工作将无法破冰。”我拒绝了撤回在区总工会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的要求。


       陈主席气咻咻地急步摔门而去,温主席缓缓站起悻悻离去。


 


                                                                                                    二O一六年三月十七日


  评论这张
 
阅读(2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