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龙法评普度大讲堂

弄斧敢入班门,百姓不让法司

 
 
 

日志

 
 

日杂商店房产由射阳二公司保管清理无法律依据  

2016-02-26 14:58:18|  分类: 五舅爹单位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杂商店房产由射阳二公司保管清理无法律依据 

 


20151220射阳第二日用杂品公司(下称射阳二公司)将杨文祥、夏珍凤等人告到射阳县人民法院,要求各被告将收到的所有权归射阳县第二日用杂品公司日杂商店法人的合德镇朝阳街6号及82号的租赁收34万元,交还给它。该案于2016219日上午9时开庭审理(下午3时继续审理),原告法定代表人龚锦成及其委托代理人丁平,被告杨文祥、夏珍凤、蒋宝娟、丁长文、陈秀芝、姚秀英到庭参加诉讼。原告举证称:“3、(2015)射民初字第00683号民事判决书和(2015)盐民终字第03580号判决书,该两份判决书证明企业注销后,其资产均由主管部门即原告进行保管、清理。4、房产证查询证明,证明朝阳街6号房屋所有权人是日杂商店,该资产由原告来管理和清算保管。因此,杨文祥等将应由原告管理的房屋的租金收取,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


射阳二公司在庭审中认可朝阳街6号及82号房产属于日杂商店所有,要求杨文祥等上交租赁费的理由,是其对已被注销的日杂商店企业法人的资产享有管理权。被告质证称:“证据3是城中商店的,和我们日杂商店无关;证据4房屋权属登记证明房屋所有权人是日杂商店,与原告无关。”射阳二公司承认自身是日杂商店的管理机构,将焦点集中在房屋资产的保管权与清理权的奠定上;因此,站在日杂商店的角度,若继续辩解房产是我的,二公司是管理机构没有自己的资产,房产收益不应归他,等于是将拳头打在了棉团上,势必导致诉讼策略的严重偏差。


日杂商店房产由射阳二公司保管清理于法无据 - 亭湖法杰 - 海龙法评普度大讲堂


打蛇要打七寸。射阳二公司提交(2015)射民初字第00683号民事判决书和(2015)盐民终字第03580号判决书这两份判决书的目的很明显。第00683号《民事判决书》第11页中部载明:“本院认为:1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镇集体所有制企业条例》的相关规定,集体企业清算后的剩余财产,在按比例偿还了投资人投资份额后的尚余部分,由企业的上级管理机构作为该企业职工待业和养老、就业安置和职业培训等费用,专款专用,不得挪作他用,因此,在原射阳县第二日用杂品公司城中日杂商店被注销后,作为主管部门和股东的射阳第二日杂公司,对城中商店占有、使用的财产有保管清理的义务。”该“我院认为”显然不是判决结论本身,且与城中商店案中的各方的举证情况、辩论能力密切相关。故将(2015)射民初字第00683号民事判决书中的“我院认为”,套用到日杂商店案无法律依据。


该“我院认为”适用法律明显错误。为化繁为简,避免旁开一支,紧密切合日杂商店案探讨第00683号案件适用法律明显错误,及一审法院在本案中不能适用该条作为原告享有管理权的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镇集体所有制企业条例》第十九条:“集体企业财产清算后的剩余财产,按照下列办法处理:(一)有国家、本企业外的单位和个人以及本企业职工个人投资入股的,应当依照其投资入股金额占企业总资产的比例,从企业剩余财产中按相同的比例偿还;(二)其余财产,由企业上级管理机构作为该企业职工待业和养老救济、就业安置和职业培训等费用,专款专用,不得挪作他用。”根据该条文,如果日杂商店的法人资产,应依第(二)款规定由非清算企业的企业上级管理机构管理,必须满足“集体企业(日杂商店)(业已)清算”这个基本条件。

日杂商店房产由射阳二公司保管清理于法无据 - 亭湖法杰 - 海龙法评普度大讲堂


那么,日杂商店业已清算了吗?杨文祥、夏珍凤等被告向法庭提交以下证据,即“162007412日,二日杂公司同意日杂商店改制报告的批复,证明原审批部门同意日杂商店产权置换,清算解散。”他们在当庭宣读的答辩状中称:“原告批复(证据16):“根据发改委批示,县政府精神,县社集体商业科批示及公司研究,同意你店改制方案,切实做好职工思想工作,做好清算解散工作,保证不上访。2007412日。”“原审批部门即原告批准日杂商店改制及进行解散的行为本身,证实射阳县第二日用杂品公司日用杂品商店企业法人,于2007412日前既未清算,更未解散,具有企业法人资格。原告的改制批复,同时肯定了1998919日前日杂商店已清算完毕,纯属故意捏造。”


被告夏珍凤辩称:“日杂商店被注销,我作为当时日杂商店的法定代表人不知道,申请注销登记注册书上的字也不是我签的,原告无权占有日杂商店的资产。”杨文祥辩称:“日杂商店是被注销,而不是由日杂商店法人代表提供所有的亲笔签名的文件,日杂商店作为房屋所有权人,广大职工都是房产享有人,房产收益有权自行分配。” 更离奇的是,射阳二公司主张日杂商店早在19989月即依申请被注销的申请文件上,竟然没有日杂商店企业法人的哪怕一个公章。射阳二公司原法定代表人董志彬出庭为各被告作证,他说:“二公司下属企业没有清算解散,以出租房屋收入维持养老退休,偿还债权债务、民主管理制度至今一直未变。二公司尊重企业的民主管理,并根据上级主管部门的意见,批复同意各下属企业,因企制宜,产权置换、清算解散。各下属企业的财产,都是各下属企业所有。”


更进一步探讨,纵使日杂商店进行过清算或者在被注销登记前实施过清算,其上张管理机构依法也未必能享有清算后剩余资产的管理权。《集体所有制企业条例》第十九条规定,还必须满足“(一)有国家、本企业外的单位和个人以及本企业职工个人投资入股的,应当依照其投资入股金额占企业总资产的比例,从企业剩余财产中按相同的比例偿还”的前置条件,管理机构才能享有对其余财产的管理权。日杂商店职工的投资入股,并没有依照其投资入股金额占入股时企业总资产的比例,从企业剩余财产中按相同的比例偿还;原告射阳二公司也没有对日杂商店职工业已取得按比例的偿还,进行过任何举证或说明。因此,日杂商店当时的管理机构射阳二公司依法不享有日杂商店的全部资产或任何资产的管理权。戳穿射阳二公司的搞笑把戏很容易,淡淡地问它一句:“按照你的强盗逻辑,你认为依据法律规定于何年何月起,你开始享有对日杂商店资产的管理权?你认为从何年何月或何事件起,日杂商店的资产出现了你们所称的‘ 其余财产’?”它一定会哑口无言,丑态毕露。

2015)射民初字第00683号民事判决书称:“作为主管部门和股东的射阳第二日杂公司,对城中商店占有、使用的财产有保管清理的义务。”这“我院认为”完全是胡说八道,与法律相悖。《集体所有制企业条例》第十九条规定:“(二)其余财产,由企业上级管理机构作为该企业职工待业和养老救济、就业安置和职业培训等费用,专款专用,不得挪作他用。”该条款,一是明确了用作专款专用的财产必须经过清算及向入股职工按比例偿还之后才会形成,如果尚未形成或数量不定,则上级管理机构不可能对其余资产享有管理权;二是其余财产的形成条件,充分表明上级管理机构无权以管理资产的名义,越厨代庖对下属企业进行债权债务清算。三是上级管理机构是否享有其余财产的管理权,与其是否具有股东身份无关,射阳二公司要求获得全部租赁收入的主张本身,肯定了它追求管理权之前,不曾获得过入股股东的按比例受偿;既无前者,何来后者,射阳二公司以上级管理机构兼股东角色主张其余财产的管理权,就成了无本之木,无源之水。四是该条款明确特定条件下上级管理机构所管理的其余财产,应专款专用,只能用于被清算企业,而不能用于上级管理机构,其只有专款专用的代支义务。四是该条款没有授予被清算企业的上级主管部门有对所管理的资产清理的职责,义务是基于职责或授权产生。清理本身不是义务,因为清理的字眼本身不体现资产处置的目的性。射阳二公司在诉讼中与日杂商店职工争夺的是资产管理权利,说成是资产管理清理义务,那是为了掩耳盗铃。法律禁止上级管理机构清理下辖企业的集体资产用于本管理机构的经营或者谋利。

综上所述,日杂商店直到2006年末尚未清算解散,射阳二公司以日杂商店被申请注销前已清算完毕,主张对清算后的资产依法享有管理权,完全没有法律依据。


                                   O一六年二月二十六日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