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龙法评普度大讲堂

弄斧敢入班门,百姓不让法司

 
 
 

日志

 
 

驳回执行异议之诉假监督程序撤销枉法裁定违法  

2016-12-03 17:17:03|  分类: 舅父借款诉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驳回执行异议之诉假监督程序撤销枉法裁定违法

   张某依据(2016)苏09民终193号《民事判决书》向射阳县人民法院申请对债务人强制执行,201666日,射阳县兆丰粮食收储有限公司提出执行异议,称其在201577日人民法院送达145万元到期债权的保全裁定及协助执行通知书前,已付清欠付张某的债务人盐城云翔粮食储运有限公司全部资产转让款。该执行异议审查案件案号为(2016)苏0924执异22号,射阳县人民法院于同年728日作出《执行裁定书》,认定兆丰公司的异议成立,中止对所保全的145万元债权的执行。该裁定于201681日送达。

    申请执行人张某不服,于810日提起执行异议之诉,在815日射阳县人民法院受理后,张某获知(2016)苏0924执异22号审查案件属于法院办案流程之外若干领导及法官联合办黑案,因此,在要求继续执行的原诉讼请求之外,追加判决撤销(2016)苏0924执异22号的非法裁定的诉讼请求。 1124下午,沈莹莹法官向张某送达他不服(2016)苏0924执异22号所提起的执行异议之诉的法律文书,即(2016)苏0924民初5557号《民事裁定书》。其记载:本院经审理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五百零一条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63条规定:第三人在履行通知指定的期间内提出异议的,人民法院不得对第三人强制执行,对提出的异议不进行审查。所以,对兆丰公司提出的异议不应进行审查。张某可以依法另行主张权利,其提起的执行异议之诉,不符合法律的规定,本院依法予以驳回。它认为,张某所提起的执行异议之诉,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案件的范围。

    张某不服,他行使的诉权,正是根据执异22号末尾的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射阳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指引,并且执异22号《执行裁定书》附录法律条文即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告知张某当事人对裁定不服,与原判决、裁定无关的,可以自裁定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1125下午,射阳法院陈昌龙打电话给张锦芝:如果你保证不对驳回起诉的(2016)苏0924民初5557号提起上诉,我们在上诉期满后撤销执异22号。20161128,张某向沈莹莹法官提交了上诉状及其附件一式四份。

张某在上诉状的有关事实和理由中称:“(一)执异22号兆丰公司异议裁定生效前无受理事实。中止执行裁定书送达申请执行人后立即生效。2016728日之前,法院办案系统中并无执异22号审查案件立案受理的事实,在81日送达前也不存在立案受理的事实。属于一审法院若干法官集体办私案,枉法裁判,应予撤销。一审法院驳回上诉人要求撤销执异22号的诉求,充分揭示了射阳县法院决策层对于法官不立案情况下私立公堂办案并作出裁决的大力支持与全力庇护。上诉人认为,射阳县法院相关法官已涉嫌职务犯罪。(二)执异22号中止执行裁定未经院长批准,依法不得作出。1、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严格掌握执行案件中止、终结条件和程序的通知》规定:“关于中止程序,()合议庭合议后,应将合议意见及执行卷宗一并报院长审批。……执异22号裁定是经执行局局长丁卫东审批后制作,是滥用职权下的产物。2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工作细则(试行)》第38条规定:案件执行过程中,执行法院对应主动告知申请执行人的事项未告知的,除申请执行人同意,不得将案件延期执行或中止执行。一审法院直到执异22号裁定下达前,就上诉人对于该案没有依法受理拒绝回应,对何时向射阳兆丰粮食收储有限公司送达协助执行通知书及兆丰公司要求撤销的内容拒绝告知。在程序上依法不能作出中止执行裁定。……”

123上午,射阳县人民法院通知张某领取执异22号的撤销裁定,即(2016)苏0924执监字1号《执行裁定书》。文称“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五百零一条规定:人民法院执行被执行人对他人的到期债权,可以作出冻结债权的裁定,并通知该他人向申请执行人履行;该他人对到期债权有异议,申请执行人请求对异议部分强制执行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63条规定:第三人在履行通知指定的期间内提出异议的,人民法院不得对第三人强制执行,对提出的异议不进行审查。……但本院对此异议进行审查并作出审查结论的行为明显不当,依法应予纠正。……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裁定如下:撤销本院(2016)苏0924执异22号执行裁定书。”

驳回2016)苏0924民初5557执行异议之诉,与决定撤销(2016)苏0924执异22号执行裁定的理由,完全相同,即射阳法院认为对兆丰公司的执行异议,不应审查而做了审查并裁定的执行行为。但是,张某并不认可撤销的理由及适用程序代理人沈某让张某在上诉后,不要顾问执异22号是否会被撤销。因此,射阳县法院审委会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个不露枉法裁判痕迹、不痛不痒且冠冕堂皇的借口,撤销掉“执异22号”,因此诞生了“执监字1号”。

射阳县人民法院驳回执行异议之诉,即是禁止张某进入执行异议之诉程序对非法炮制的枉法裁定进行权利救济。《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异议之诉审理指南》答复申请执行人提起许可执行之诉的,如何处理案外人以其对执行标的享有足以排除执行的实体权利为由提起执行异议,执行法院裁定中止执行后,申请执行人不服提起执行异议之诉请求对执行标的继续执行的,应当由案外人就其对执行标的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实体权利承担举证证明责任。”兆丰公司为证明债务人云翔公司债务转移导致债务清偿的事实,提供了大量伪造证据,一旦允许进入执行异议之诉,射阳县法院涉嫌参与伪造债务转移、采信虚假证据的真相即会彻底曝光,因此,射阳县人民法院务须将张某的执行异议之诉的进路封杀。

    为什么射阳法院要求张某不上诉后才撤销呢?《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八条规定:“各级人民法院院长对本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发现确有错误,认为需要再审的,应当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这里的裁定,包括执行裁定。根据该条文,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的内容是论证需要重新审查的必要性,并作出再审决定,而不是由审判委员会直接讨论以决定的方式完成再审程序。因此,审委会决定撤销的,应组织合议庭以再审程序实现。(2016)苏0924执监字1号《执行裁定书》上署名的合议庭成员是丁卫东、戴志成、周子荣。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第九条规定:人民法院对再审申请的审查,应当围绕再审事由是否成立进行。执监字1号的审查并未围绕张某认为执异22号的任何一条枉法裁判理由进行,该撤销裁定的作出,属于执行法院院长发现、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的产物。

    执行监督程序是启动再审程序的一种方式。通过执行监督程序纠正错误的裁定,一方面执行法院响应上级法院的监督而被动按按法定程序处理,另一方面,主动决定再审时,张某不服该错误裁定的法定诉讼救济程序已终结。就撤销执异22号的案情,上述两个方面均不存在。 2016年11月21日下午5:40左右,张某遇到陈丽娟法官,她说:“执异22号裁定作出前没有立案,不容置疑。法院发现错误,附加张某先行撤去执行异议之诉作为依职权撤销非法裁定的条件,明显不当。先行撤销执异22号后,执行异议之诉争议的内容不存在了,那时驳回起诉,就能快速回归正常渠道。”陈丽娟的观点,表面上是执异22号好象是树根,将树根斩断了,由树根生长的干枝自然垮塌了,似乎很有道理,其实站不住脚。丁卫东、陈昌龙等出自审判委员会的意见,即先终结执行异议之诉,再谈主动撤销执异22号,是符合程序和法律逻辑的。原因在于,审判监督程序与执行异议程序都是纠正确有错误的执行裁定的法定程序,但是执行异议之诉程序不是审判监督程序,在执行异议之诉程序的进行过程中,处理同一民事纠纷,在同一时段不能两个程序均在运行。

    首先,撤销执异22号按执行监督案件立案没有法律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十五部分《执行监督》第130条规定:“上级法院发现下级法院在执行中作出的裁定、决定、通知或具体执行行为不当或有错误的,应当及时指令下级法院纠正,并可以通知有关法院暂缓执行。”第133条规定:上级法院在监督、指导、协调下级法院执行案件中,发现据以执行的生效法律文书确有错误的,应当书面通知下级法院暂缓执行,并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处理。本案中,张某已向上级法院提起执行异议之诉,上级法院在张某上诉后发现执异22号确有错误,应在二审中依法审理,而不能指令下级人民法院及时纠正。因此,射阳县法院以执行监督的名义撤销执异22号在最高院《执行规定(试行)》中并找不到依据。

    其次,在诉讼程序未终结时决定再审撤销原裁定明显不当。《民事诉讼法》第227条规定:“执行过程中,案外人对执行标的提出书面异议的,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书面异议之日起十五日内审查,理由成立的,裁定中止对该标的的执行;理由不成立的,裁定驳回。案外人、当事人对人民法院所作出的裁定不服,认为原判决、裁定错误的,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处理;与原判决、裁定无关的,可以自裁定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该条表明,当事人张某对作出的裁定不服,认为原判决、裁定错误,方可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处理;而张某不服该裁定,其理由与原判决、裁定无关,故而,他依法不能通过审判监督程序撤销该执异22号裁定,人民法院在他未终结执行异议之诉的救济途径前,不能走审判监督程序依职权撤销。

    再次,原审法院在上诉过程中不应撤销上诉人所不服的裁判。最高院关于适用民诉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二条规定:“一审宣判后,原审人民法院发现判决有错误,当事人在上诉期内提出上诉的,原审人民法院可以提出原判决有错误的意见,报送第二审人民法院,由第二审人民法院按照第二审程序进行审理;当事人不上诉的,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处理。”即,在当事人不服原裁判依法提起诉讼及上诉期间,作出原裁判的法院发现确有错误,不能通过审判监督程序处理,当然更不能启动执行监督程序决定对原错误裁判进行再审。射阳县法院最初要求张某主动撤回5557号执行异议之诉,张某不敢冒先行撤回异议之诉的风险;执行法院只得用驳回起诉的方式快速终结5557号执行异议之诉。但驳回起诉本身,否决了撤销执异22号裁定的诉求,连锁地产生张某的上诉行动。执行法院左右为难,不抓紧撤销吧,驳回执行异议之诉的目就是为了撤销;主动撤销吧,这张某害怕一旦撤回诉讼,而法院方过河拆桥,他就没路走了,坚持上诉了。最终,射阳县法院孤注一掷,即在执行异议之诉的二审程序启动后,在执行监督程序、审判监督程序启动均无法律依据的情况下,撤销了(2016)苏0924执异22号《执行裁定书》。

    综上所述,执行法院在申请执行人提起执行异议之诉后,以原裁定作出程序明显不当(即不应审查而审查的乱作为)作为所受理的诉讼不属于民事诉讼案件的受理范围的理由,太过滑稽。在执行异议之诉程序中张某已依法提起上诉的情况下,法院执行机构以启动执行监督程序、审判监督程序的名义自我撤销错误裁定,没有法律依据。

                                                       二O一六年十二月四日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