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龙法评普度大讲堂

弄斧敢入班门,百姓不让法司

 
 
 

日志

 
 

持票人合法方式取得转账支票同时取得票据权利  

2015-07-05 14:29:30|  分类: 法律论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持票人合法方式取得转账支票同时取得票据权利

 

        2015年6月30日上午,我在处理工作单位的一起涉及盐渎路改造工程的诉讼时,对方当事人嘉兴市万盛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向我方即原告出示了一张开具于2015年2月17日收款人为该万盛公司的转账支票证据。相关内容详见网贴《浙江万盛建设以未背书的转账支票虚构还款事实》。庭后,我获悉财务部保险柜中确实保存着这张转账支票的原件,有关人员称:“付款期限内到某邮政储蓄银行问的,说没有背书,不能证明合法取得,付不到钱,所以我们只好作罢!”

       我的直觉是,背书本是一种合法取得的方式和证明而已,取得票据权利,不是因为有背书,而是因为合法取得。2015年7月2日下午,我拿着前述的转账支票原件来到市区某相关银行(下以Q表示)服务台咨询:“我是路桥公司的,现手持有一张超过付款期限,而且收款人万盛公司没有背书的转账支票,当前我没有持此张支票要求你行即付票据上载明的440万元的意图。我是想咨询:如果我在付款期限内提供了此没有收款人背书的票据,并且提供了充分的或值得信赖的证据,证明此支票为我公司合法取得,你行在付款期限内是否拒付此票据上的款项?”

        服务台上的女孩小韦感觉这问题比较专业,遂热忱地引见我给她的领导甲。甲说“没有背书,在付款期限内提示付款,这钱我们没法打到你公司账户上的。你为什么不让收款人填个进账单,将钱从自己的账户上转到你公司账户上呢?”我说:“票据关系是无因性的,所以,你不要问双方为什么不通过其他途径实现权利,也不要问为什么收款人没有背书,你们针对我的提问回答:付款期内你给钱不给钱?如果不给钱,拒绝的法定理由是什么?”

       甲于是又将我引见到楼上的办公室,一个估计是财务主管的答复:“转账支票收款人以外的持票人必须有背书证明合法取得,才能付款。我们银行有规定。”我反诘道:“银行的规定只能约束你银行内部,对于银行准客户来说,法律授予我的权利如果被银行内部规定取缔,那么就是对我的权利的非法侵害。《票据法》第31条规定:非经背书转让,而以其他合法方式取得汇票的,依法举证,证明其汇票权利。显然是讲,票据转让包括‘经背书’与‘非经背书’两种平行途径,不能以没有背书来推定取得不合法,不能以习用的证明方式排斥其他合法的证明途径。”那女主管还要喋喋不休,被另一位领导马总阻断,他承诺仔细推敲该咨询后,明天给我答复。

    7月3日10:30左右,Q银行打电话答复我:“在付款期限内,如果你公司以其他合法方式比如法庭笔录证明在相关诉讼中收款人确认持票人合法取得该票据,该行将不会拒绝付款。但前提是,持票人提供了证据,并且该证据真实、有效、充分。”我将该答复反馈给公司董事长,他无法置信。我与退休前是公司总会计师的管某探讨此事。她也认为:“没有背书,即不能证明合法取得,银行在年初口头答复不予付款是有道理的。”公司董事长为了证明我的异想天开,于7月3日上午,特地向市区建行的领导咨询,也被告知没有背书作为合法取得的证明,建设银行不会付款给持票人。然而,我并不因为银行、企业以及很多的律师都认为无背书的转账支票,付款人不应对持票人付款,而认为这种认识及拒绝支付符合法律规定。

    7月4日下午3点多钟,我再次来到Q银行,行长杨某正与副手研究我提交的业务咨询难题。杨行长的思路非常清晰,通过简短的交流,她快速疏理出以下几个焦点:“1、不能要求非背书方式的合法取得,以背书的形式及内容来证明,否则就又转到非经背书不能取得票据权利的思路上去了。2、非经背书转让的合法方式,包括哪些方式,以及哪些方式是我们银行能够接受的?3、银行接受的其他合法方式依法举证时,持票人应证明到什么程度?”

    我说:“背书与非背书的方式,均是作为合法取得的证据或证明使用。《票据法》第31条的‘以其他合法方式取得汇票的,依法举证,证明其汇票权利’,举证的对象显然是合法方式,证明的内容——自以合法方式取得票据文件时取得票据权利。持票人能够证明其享有票据权利时,付款人在付款期内即应付款。因此,排斥背书以外的证明方式,或者认为证明其他合法方式的证据或事实,必须有司法机关的裁判文书来认定,是没有道理的。如走司法确认程序,在十天付款期内非背书方式取得票据权利的持票人,就绝对地排除了获得付款的可能。”

         杨行说:“如果你持票人提供了法庭笔录作为证据,而笔录上收款人显然表达了收款人自愿交付,持票人合法取得的内容。当然应能够证明该转账支票由你公司合法取得,如果在付款期内持票人请求付款,并提供可以信赖的证据,我行会给予付款,保障持票人权利。”我说:“或者,该转账支票由出票人盐州实业总公司开给收款人万盛建设公司,万盛公司的工作人员在收到支票后,现场就将支票向我公司相关人员交付,并明确用于偿还所欠部分工程款。如果我在现场对此进行了全程摄像,并在付款期限内向你行证明我公司合法取得该票据,证明享有票据权利。你们认可不认可该摄像证据的证明任用?当然这只是假设,我们并没有取得该票据时的摄像资料。”杨行与她的副手对视了一眼后,对我说:“摄像有场景、有动作、有对话,如果提供该类型证据,应当能够证明你公司合法取得。”

       我进一步道:“这就说明依法举证证明持票人合法取得票据权利的证明途径有很多种。法庭笔录上不可能有收款人万盛公司的公章。收款人的诉讼代理人出庭陈述,当然会有企业法人的授权委托手续,因此,银行只根据笔录内容当然应认定转账支票的取得合法。提供的法庭笔录不是原件,纵使你们不认可,也不宜武断地拒绝持票人的付款请求;而应要求持票人进一步提交补充证据,证明提交的法庭笔录与原件核实无误,或者主动服务客户,派人到相关法院或单位调查核实笔录、陈述的真实性。”

       缓了一口气,我对杨行说:“如果有法院生效的裁判文书证明未经背书的转账支票为持票人合法取得,在付款期内你行是否付款?”杨行说:“这是没有争议的,肯定付款。”我说:“也就是说,你们相信的是裁判文书上的法院公章。法庭笔录通过申请复制途径,要取得法院核实与原件无误或相关证据为收款人所提交,并非难事。如此这般,交付方直接交付,接收方承认接受,法院方核实无误,银行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在付款期限内银行对持票人付款,这对于出票人盐城市盐州实业总公司不会有任何损失,因为对持票人付款,即是出票人对收款人付款义务的履行。”

        杨行说:“我正在网上浏览《非经背书转让,而以其他合法方式取得汇票的范围?》这篇文章,这个问题以前没有遇到过,我们已请示人行答复。感谢你对我们银行工作的关心和支持。”笔者并不赏识杨行正在浏览的文章观点,一是题目没有显明地表达摆得上台面的观点,二是认为《票据法》第31条不能作为票据单纯交付的效力依据,但主张未背书仍可获得票据权利方,根本未提出过第31条是票据单纯交付绝对取得票据权利的观点。三是,该案情分析不反映审判机关对北京律师观点的支持。

        该文作者实际自树了一个“单纯交付票据=票据权利转让”的靶子,打得满开心。首先,他是将单纯交付解读为一种动作行为,票据权利转让,必然伴随动作过程中的意思表示,并因此成就票据权利转让的民事法律行为。交付票据时没有出现、只在举证时才出现的证据,所证明的事实与交付票据的行为同时发生。其次,他认为《票据法》第27条第3款的条文规定明确,语义清晰,无须作任何解释,不背书就是违背第27条;这种观点没有从规范整体、系统的高度、从证据的角度去理解背书。第27条只是票据转让证明合法形式的两种途径之主流途径的描述与肯定。“合法取得”统领“经背书转让”与“非经背书转让”两种合法方式。再次,《票据法》第十二条规定:“以欺诈、偷盗或者胁迫等手段取得票据的,或者明知有前列情形,出于恶意取得票据的,不得享有票据权利”。将票据之交付,排除其意思表示、内心状态,理解为单纯交付的动作行为,是极为荒唐的。

       该文的作者自称北京吴坤乾律师,随后笔者发现相同案情文章《直接交付汇票能否取得票据权利》,显示作者为山东省五莲县人民法院郑淑梅,她将某铸造厂被背书的情节隐匿了,描述前后两种意见与吴律师的颠倒了,将吴律师的“单纯交付”采用“直接交付”表达,但也认为某铸造厂不享有票据权利。该文作者存疑,立论脱离对方的真实意思,而且仍然不能反映被司法机关采信。

        网络文章《以合法方式取得非经背书转让的票据仍可主张票据权利——评东莞市莲盈无纺科技有限公司与周克林票据追索权纠纷案》,直观地反映了笔者的观点,也从司法层面全面否定了《非经背书转让,而以其他合法方式取得汇票的范围?》中的错误见解。该案为票据追索权纠纷。“莲盈公司出具案涉支票并将该支票交给案外人陈瑜,而陈瑜则认为其用涉案支票支付欠刘秋元的设备款,无论周克林系通过陈瑜还是刘秋元取得涉案支票,(尽管均未背书)均为正当取得。莲盈公司作为出票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第八十九条的规定,莲盈公司必须按照签发的支票金额25000元承担保证向周克林付款的责任,故原审法院对周克林主张判令莲盈公司支付25000元的请求,予以支持。”

       又百度《直接交付方式下空白背书票据权利的取得》,一审原告浙江互某鹤服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互某鹤公司)诉称:2008年6月6日原告作为出票人向浙江瑞安农村合作银行申请银行承兑汇票,2008年6月8日,原告欲将该票据送交收款人时,不慎遗失。被告芳胜公司虽持有票据,但其并不是票据合法权利人。被告芳胜公司辩称:芳胜公司与承兑汇票的前手案外人秦皇岛安丰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丰公司)存在正常的购销合同关系,因此芳胜公司通过背书取得票据后,即是合法票据权利人。互某鹤公司在票据没有丢失的情况下谎称票据丢失而申请公示催告,进而对反诉原告芳胜公司提起诉讼。

       天津市河东区人民法院一审民事判决,驳回浙江互某鹤服饰有限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该公司不服上诉,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撤销天津市河东区人民法院( 2008)东经初字第448号民事判决,华泰公司不服申请再审。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2)二中民再字第23号民事判决,维持天津市河东区人民法院(2008)东经初字第448号民事判决。生效的裁判文书认为:“法院生效裁判认为:本案诉争的汇票在多次转让中,呈现了背书转让和直接交付两种方式。票据关系的当事人既有背书人与被背书人,也有实际参与了票据的流转过程,但是并未在票据上记载其名称的主体,但这并不能否定后者实际参与了票据流转的当事人(即票据占有人)的资格。华泰公司不必然与收款人康某佳公司发生交易关系,只要华泰公司证明自己取得票据行为合法、善意即可。”

       结合上文两案例的裁判要点作结:“票据权利的取得不限于通过出票、背书等法定形式取得,若持票人能证明其持票的合法性,则对通过一般法律行为直接交付、占有而合法取得票据的持票人,仍可主张票据权利。”“票据的占有人在空白背书栏内补记自己的名称与背书人记载具有同等法律效力,应享有票据权利。”对无前手背书或其前手空白背书的主张票据权利的持票人,在付款期限内依法举证,证明其正当、合法取得的,付款银行应当承担付款责任。

                                                                                                          二O一五年七月五日

  评论这张
 
阅读(3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