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龙法评普度大讲堂

弄斧敢入班门,百姓不让法司

 
 
 

日志

 
 

非法集资按比例兑现缴回存单后债权消灭  

2015-05-20 11:31:00|  分类: 父姐存款追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非法集资按比例兑现缴回存单后债权消灭


 


 


射阳县药材专业合作社以法人名义面向群众公开集资,其法定代表人黄彬所涉犯罪尚未经宣判。宣判前,黄彬及其亲属一定程度上对受害人的损失进行了偿还。其中于2015210日按存单载明数额的10%组织发放,存单仍由受害群众持有;20155月上旬开庭后不久按12%兑现,但领款人同时交出对应的100%债权凭证。


笔者的父亲及姐夫分别对该合作社享有9万元及约28万元的债权,在春节前分别领取了10%的现金。在开庭前流传的承诺是:宣判前给付10%,宣判后再付5%;后者又有几次反复,比如宣判前已缴的按12%,未缴的宣判后通过民事诉讼救济;在笔者发布《不判缓刑绝不还债黄彬要挟司法机关》后,又于某晚对外发布“截止某日已缴的按15%,未缴而愿意续缴的按12%”,该做法显然是出于对积极分子的嘉奖;但新方案未及实施,又调整为一律按12%兑现。


不满意按总22%兑现并放弃78%的债权的偿还方案,2015518日下午3时许,我与黄彬的亲属黄诚沟通,期待对我的亲属的债权能够加大偿还比例。黄诚认为:“12%的比例,许多受害人已兑现,并交出债权凭证;这个比例不能变,如果给你加5%比例,对已缴付存单的其他群众不公平。”


        519日上午,乡下传言:“沈某与黄诚在射阳县公安局谈判,要求按17%比例兑现,黄诚没有同意。”我随即电话回复报告人:“与黄诚交流中,按17%的比例清偿我的亲属,我即表示满意或谅解的意思或措辞,我从未提出或暗示过。”


519日上午8时,黄诚与我联系:“首先代表我哥向你们表示深深的歉意,但事到如今还希望得到你们的谅解,……,昨天洋中的周老师已经责疑我,如果赔偿标准不一怎么办,所以请你高抬贵手。”关于黄诚的困惑及洋马中学周老师的质疑,下面集中在与洋马镇东移街陈森林同志的电话沟通中进行解释。


陈森林说:“目前观望的没有上交存单的人心里没底了,认为你已被黄彬亲属收买了。”我说:“刚才我已在网络发布《射阳公安局侦查黄彬非法集资案避谈诈骗》,这文章你也浏览了,通过这篇文章难道不能证明我的态度吗?”陈森林说:“我当然不信,是宋连强说你估计被收买了的。”我说:“原来说先出具刑事谅解书,并且最终判决为缓刑时,才给付12%的,基于这个给付条件他急不可耐地将存单交上去了。但是,后来按12%立即兑现,没有我的舆论催动,他到现在还为12%何时到手忐忑不安呢?当初反对我要求加重处罚的,就有宋连强一个;我就是当前立即向黄彬亲属缴械投降,试问,我的已有维权给全体受害人带来了益处,不是不言自明的吗?他有什么资格和理由,说我已被或可能会被黄彬亲属收买?”


陈森林的妻子说:“我是担心一旦你与黄彬的亲属达成了和解协议,我们这些力挺你维权的群众,到时会措手不及;万一存单烂在手里怎么办?”我说:“首先声明,我维权的核心原因,是基于我有独立的权利主张,这就是尽可能的挽救亲属的财产权益。在维权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产生对其他受害人共益的效果,这才是你们支持我维权的原因。将我的维权单纯地理解为为全体受害人维权的无私行为,是荒谬的。地方政府的若干职能部门,在这个时候,袖手旁观,高高挂起,我哪来的比他们更高尚、更沉重的社会义务?利益与风险同在,想要维权,就必须有维权失败的心理承受力,如果缺乏这种信心与承受力,建议你还是交出存单。”


陈森林说:“这点我理解,你也多次跟我们解释过。”我说:“517日下午,我在你处,陆春香在场时,我就说过,存单的所有人是你们自己,不是我的,我没有义务提醒你们暂时不要上交,也没有权利要求你们不上交。你们拿到12%,你们也不会给一分钱与我,我也不会要求你们付我一分钱。我已经为大伙儿谋取了利益,但得到我益处的受害人反咬一口,要求我在未来的维权中多得多大比例,一定要保障他们也要得到,否则我就是背叛,被收买,实在太滑稽。姐姐、姐夫的28万元,我也一直提醒他们,可以先交出8-10万元存单,并为此向有关代表咨询,但是姐夫他自己不同意。所以,即使我姐夫,如果看我没有缴,则他也不缴,最终连12%也没有拿到,也怨不得我半句。这就象炒股票,不会炒的也想发财,就看着会炒的采购的股票跟风买,因此输了而认为对方骗了或者坑了自己,这跟风的与无赖又何异!”


陈森林说:“射阳县洋马中学确实有个周老师,我认识他但没有他号码。”我说:“这个周老师认为,黄彬案件中偿付债务理应比例一致,否则就显失公平,因此责问黄诚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怎么办?其用意无非是抑制以后出现偿还比例增高的可能。我认为,这个周老师相当的无理。”陈森林问:“为什么?”我说:“偿付比例一致,其成立的前提是在同一程序、同一背景、同一条件下,不能撇开条件的变化、时间的经过,片面地强调比例必须一致,否则才是真正的显失公平。在收缴存单前大伙儿都没有交出存单时,自愿或者迫于内心压力交出存单的,就相当于和黄彬亲属签订了债权债务和解协议,即债权人交出存单,债务人对所载总额按22%兑现完毕后,存单上确定的债权总额与已付22%的差额间的债权,债权人同意全部放弃。债权一经放弃且丧失债权凭证的合法占有,则任意个体与债务人的全部债权债务关系消失。”


我继续解释道:“而如果债务人收取存单的截止期限到来前,仍有30个人坚持不缴;则此前按12%受领并交付存单的人,不能按照公平原则用自己与债务人所达成的和解协议条款来约束坚持不缴的30个人。好比到招商场买东西,店家出价150元,某人不会还价,以130元成交,另一人跟着采购以80元成交,前者知悉后能因此认为店家宰客或应当补差吗?显然不会被支持,何故?以什么价格成交,是自由谈判的结果。黄彬亲属目前采用消灭债务的方式,与此也差不多。如果洋中周老师已交付了全部存单,而且实际领取了10+12%比例的现金,则他与黄彬间的债权债务关系已因和解消灭。他不维权且放弃债权,未发生维权成本,其他人坚持维权,且不轻易放弃债权,且为此支付了较多的维权成本,如果最终通过和解,所得与周老师比例一致;那时候,与其说周老师认为公平合理,不如说周老师幸灾乐祸——亏是我周大师见识卓著,早拆迁早收益,早交存单早拿钱,省了心思又少花了钱。”


综上所述,在没有官方介入的非法集资原因形成的债权债务和解过程中,先期屈服的债权人不应将自己与债务人达成的和解协议条款,强加给当时与自己未站在同一阵营及与自己意见相背的债权人;对于黄诚为首的债务人家属,也不必因为周老师的信口开河,而认为不能采取划片解决、逐个击破、因人因群制宜的方式妥善、高效处理债务的终结问题。


 


                                                                                          O一五年五月二十日

  评论这张
 
阅读(2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