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龙法评普度大讲堂

弄斧敢入班门,百姓不让法司

 
 
 

日志

 
 

射阳公安平息黄彬非法吸储风波时的承诺未兑现  

2015-01-11 16:16:09|  分类: 父姐存款追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射阳公安平息黄彬非法吸储风波时的承诺未兑现

 

     2014年7月7日下午,射阳县公安局洋马镇派出所前人头簇拥,大批防暴警察列队环伺,警民间气氛严肃紧张。部分储户因为损失巨大,认为县公安局将射阳县广先药材专业合作社及广先棉业公司的负责人黄彬带走就失去了抓手,一时情绪失控,期间发生了暂时的冲突,至少两位储户被抬往附近的洋马镇中心医院紧急救治。

事态因此暂时平缓后,派出所大门外及向西路向两侧头戴钢盔的防暴警察队形内禁止人员擅入,围观者个个探头伸颈,路北住房的阳台上也站满了人,居高临下地等待分别押送黄彬及其配偶的警车开出。警车缓缓开出时人群倒也安静,并无骚动现象。但犯罪嫌疑人黄彬等被带走后,广大储户及围观人群并非因此解散,反而哄闹起来。

这时一位干部模样、说话威严的人出场,拿着喇叭,有群众说,他就是县公安局局长徐向东。他说:“你们要相信公安机关、相信人民政府,下面请各个村选一个代表明天早上到派出所来,可以告诉你们,肯定是好消息,而且消息只会越来越好,不会越来越坏,请各位群众回去吧!”听到徐局长的斩钉截铁的讲话与承诺,各储户及围观群众议论纷纷,人群开始向圈外流动,不一会功夫,就散得七零八落。

射阳公安平息黄彬夫妇非法吸储风波时的承诺未兑现 - 亭湖法杰 - 海龙法评普度大讲堂

           7月8日上午,洋马镇某村村委会两名干部带着吴某不认识的两个人找到吴某家门,向他交付了一页落款为射阳县公安局但没有加盖章印的《致广大储户的一封信》,全文如下:“各位储户:洞悉你们将自己的积蓄放在黄彬经营的射阳县广先棉业专业合作社、射阳县广先药材专业合作社,现因黄彬经营不善暂时无法兑付你们的存款,你们急迫的心情公安机关非常理解,我们的立场、目的和你们是一致的,公安机关已对黄彬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犯罪行为立案调查。工作中,我们将最大限度要求黄彬尽快拿出资金并兑付给你们,请广大储户能够充分理解,积极配合公安机关工作,始终保持理性和克制,通过合法途径反映和处理问题,如发生储户扰乱社会秩序等违法犯罪行为的,公安机关将依法严肃追究法律责任。射阳县公安局,二O一四年七月七日。”

        吴某以外的许多储户都收到了这封信,也有距离远的没有收到,但黄彬被带走的消息及县公安局向广大储户致信的消息几乎人人皆知了。大家都在企盼着政府机关能妥善处理好这起专业合作社借贷纠纷,同时也希望射阳县人民政府能从这起社会公共事件中吸取教训,痛定思痛,加强前馈控制、事中控制,尽量不要出了事才紧张、才果断、才研究。凡事要为群众利益着想,为创造文明、法治、和谐的新农村作出不懈的努力和积极的贡献。 

射阳公安平息黄彬夫妇非法吸储风波时的承诺未兑现 - 亭湖法杰 - 海龙法评普度大讲堂

 转眼间半年过去了,县公安局及相关政府对黄彬非法集资案的苦主的承诺兑现得如何了?2014年12月29日上午,笔者来到洋马镇人民政府人大常委会向陈军主席咨询,我说:“黄彬被县公安局带走前,黄彬曾承诺愿意按60%兑现偿还各债权人,但黄彬的老婆邵某不同意。这本身说明黄彬至少有能力按60%偿还,倒是其妻邵氏的恶性要比黄彬还深。后来又听说,各村代表到派出所反复磋商的结果,是最多只能按30%偿还,而且还要分期还款。再后来,说黄彬愿意还400万元,其中100万元已经到账,再后来,30%也放炮了,一分也没有。这到底怎么回事。”

 陈军主席说:“400万元中有100万元据说在县公安局,黄彬的亲戚期望补齐400万元,让政府确保不追究黄彬及其配偶的非法集资的刑事责任;黄彬夫妇非法集资案件影响恶劣,犯罪案值1200万元以上,洋马镇这一块大约有700万元,与黄彬夫妇非法集资出逃相关,还造成了人员死亡,因此,县公安局对于保证黄彬不坐牢只判缓刑,无法认同。因为这个原因,所以,黄彬现在还关在看守所里,400万元至今还是一句空话。”我提出质疑:“黄彬必须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这是对的。黄彬被带走前,黄彬本人许诺按60%兑现,县公安局徐局长举着大喇叭让群众放心,消息只会越来越好,不会越来越坏。到现在这种结局,难道不是消息越来越坏,没有越来越好吗?我认为射阳县公安局在对本案查处的力度和深度上还很不到位,射阳县人民政府及有关行政主管部门对于本土发生的针对农民的类似悲剧,难辞其咎,却表现了极大的漠不关心。”

 陈军主席叹道:“那时候我负责信访事项,现在是隔壁的同志负责,这事最终能挽回多少,谁也说不清。”


                                                                                                  二O一五年元月十一日

  评论这张
 
阅读(3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