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龙法评普度大讲堂

弄斧敢入班门,百姓不让法司

 
 
 

日志

 
 

滨海东坎镇政府刁难群众申请政府信息公开  

2014-04-03 10:46:43|  分类: 维权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滨海东坎镇政府刁难群众申请政府信息公开

 

2014年4月2日上午,滨海县东坎镇中山河村村民张春花介绍:“现在的政府真让群众寒心,我主张张怀忠将银杏树长在我家的承包地里,要求对方挖除。如果认定银杏树不是长在我的田里,则任何裁决方不应责令张怀忠限期挖除银杏树。离奇的是,东坎镇政府责令张怀忠限期挖除,却会办决定张怀忠不必还田。周围邻居看到2014年1月6日东坎镇人民政府制作的《关于中山河村张春花、张怀忠土地纠纷的处理意见》后,很多人大骂东坎镇政府肆意处分群众财产,故意恶化邻里关系,《处理意见》太荒唐!”

 我说:“这样吧!我陪张清一起到东坎镇人民政府申请信息公开,让镇政府公开认定所谓事实的依据或文件。”张清、张春花夫妇担心地说:“我估计政府办的人肯定刁难,不肯签收的。”驾驶员W说:“你们放心吧,它不签也得签!”下午约2:30左右我及驾驶员W、张清三人一起来到了东坎镇政府大楼内。

上到七楼,询问通道南侧一张开着门的办公室工作人员:“我们打算申请政府信息公开,请问是你们负责签收吗?”后边一张桌子旁坐着的工作人员说:“申请政府信息公开,到四楼找经管办。”我说:“政府信息公开的职能管理部门应是镇政府办公室,我还没说申请信息公开的内容,你怎么乱指点引导申请人到经管办?”他见我说得专业而且带有问责的口味,遂改口说:“那你到六楼,政府办在六楼。”

与张清等来到六楼通道右前方的一间办公室门前,发现标着“党政办”,立马认为找准地方了。室内没有开灯,光线比较昏暗,一个人也没有;看到办公室内还有一个厢房开着,听见里面窃窃私语,我遂敲门道:“喂,请问有人在吗?”唏唏呖呖之后,一个圆脸的男性去出隔门:“什么事?”“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申请政府信息公开?什么信息公开?”我感觉他好象没听说过政府信息公开工作是什么东东,就解释道:“政府信息公开,就是政府有义务对自己形成或掌握的政府信息向公众或特定申请人依法提供。”他恍然大悟状:“你是说这,你到东边面朝南的一个党政办。”

 转头从通道向东,东边办公室内的一个穿黑色马夹的小青年已迎出来。我对他说:“张清申请政府信息公开,希望你签收一下。请问你叫什么名字?”他接过信息公开申请表说:“我叫朱凯。”他站在门口一腿屈曲一小腿前伸着一晃一晃地荡,就立在那儿阅读起来。我说:“是关于东坎镇张清家承包地纠纷的事,要求镇政府公开调解不成,违背当事人意志强行裁决的行政职权上的依据等政府信息。如果你机关认为其中存在依法不应公开的内容的,请依法说明理由,要求是必须给予书面答复。”

滨海东坎镇政府刁难群众申请政府信息公开 - 亭湖法杰 - 白云轻飞的博客

 稍后,他走到靠北边的办公桌前坐下来(办公室电话:0515-82081000),我说:“只需要签上收到此件,落下你的名字就行。”他整个过程对张清看也不看, 开始落笔。我一看签署内容非常生气:“你怎么签署“收到某同志的有关材料(受张清同志授权),应是收到申请人的该文件,交件人是申请人而不是我。”他倔强地说:“我就这样签,张清在这张申请表上不是写着授权你跟踪答复进程及有权代为受领信息公开书面答复吗?”我说:“根据这句授权,你怎么会得出张清授权我提交答复的?”朱凯答道:“你讲不讲理,这申请表是不是你递给我的,这授权跟踪答复进程不就包含交申请表吗?”

我说:“你是做办公室工作的,论办公室工作水平及词句推敲我绝对不会比你差,交申请表是收文,答复进程属于办文,你连这个都搞不懂啊!打个简单的比方,如果张清申请行政复议,我是受托人,我到复议机关交付材料,复议机关出的收件清单上肯定会写成张清,受理通知书抬头也不会写上我的名字。无论我有未被授权,你都应写成收到张清的申请表,如果写成张清或受托人均可,你也没必要扭着不朝群众满意的方向操作。”

 一个高脸圆、据说叫韩忠的人走到我身边说:“对不起,隔壁在开会,麻烦声音低些。”我道:“群众简单的事你都办不好,如果朱主任不刁难,笑脸相迎,文明办事,我用着大嗓门讲话吗?你们如果服务质量低劣,声音再柔和在我耳朵里也是噪音。”我从朱凯桌上拿过申请表递给张清:“你将这张表亲自递给朱凯,看他收不收,怎么签?”朱凯没法了,划掉原书文字,重新写下“收到张清同志的材料(并授权某同志跟踪负责)朱凯,2014.4.2。”

离开东坎镇人民政府后,驾驶员W对我说:“为什么你对朱主任写收到你的材料坚决不同意呢?”我解释道:“他这是在设置一个陷阱,因为文件上写的申请人是张清,但张清只是授权我跟踪答复进程及有权代为受领。授权内容属于提交申请表以后方可开展的事项。如此,十五个工作日将至时,他若以我提交该文件没有证据证明受到张清授权,我将找不到东坎镇政府的把柄,而镇政府找到了拒绝公开的合法理由。再说,张清在签名上方已明确授权内容,朱凯在收件信息下方刻意写上受张清同志授权,画蛇添足太明显:所以我认为他动机不纯,暗藏心机。我和张清一起进去,我代张清递上申请表的行为,根本不存在必须授权委托才有资格传递的说法。这是朱凯主任自作聪明,捉弄不懂法的老百姓的。”

 W恍然大悟。张清说:“如果是我与老婆一起来,他们根本不可能签收。”我对张清说:“政府侵犯你的合法权益,一定要依法维权,尽可能不走信访渠道。即使信访尽量不要超过地市级政府机关,象你老婆跑到北京去上访最长竟然大半个月时间,又费时间又费金钱。若不懂得基础法律知识和维权策略技巧,你被损害的权益是极难得到救济的。我实在佩服你作为一个低层老百姓与强权及不公正顽强斗争的意志。”

                                                                                                     二O一四年四月三日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