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龙法评普度大讲堂

弄斧敢入班门,百姓不让法司

 
 
 

日志

 
 

亭湖劳动法庭隐匿有利于劳动者的证据居心叵测  

2014-01-07 13:59:31|  分类: 朋友父亲社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亭湖劳动法庭隐匿有利于劳动者的证据居心叵测

      

       2013年初,盐城市亭湖区伍佑供销合作社职工吴玉坤为垫付2004-2012年社会保险费的支付问题提起劳动仲裁,在盐劳人仲案[2013]第26号案件的调解活动中,被申请人盐城市亭湖区伍佑供销合作社向向盐城市劳动人事仲裁委员会提交了一份劳动关系解除通知的存根及《送达回执》,以兹证明申请人的主张早已超过仲裁时效,及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的劳动关系早已解除。

       吴玉坤的儿子吴勇告诉笔者:“伍佑供销社提供的该证据的通知内容,实际并没有向父亲送达。因为发现通知存根及送达回执上共三个“吴玉坤”手写体明显是相同笔迹,我曾向盐城市亭湖区伍佑供销合作社的股东田玉和提出过质疑,田玉和自认是他书写,他是考虑当时确实有许多职工收到了相同内容的通知,是想利用年久及父亲记忆上的模糊可能,唬住父亲误以为是自己所签。我通过信息公开的方式要求盐城市劳动仲裁院提供对方提交的该证据,但市劳动仲裁院拒绝提供。”

伍佑供销社伪造解除劳动关系通知送达回执被揭穿 - 亭湖法杰 - 1048639546@qq.com

       盐劳人仲案[2013]第26号案件最终被盐城市劳动人事仲裁委以莫须有的超过仲裁时效理由,作出了《不予受理通知书》。吴玉坤不服,随之于2013年1月31日向亭湖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亭湖区人民法院接受诉讼材料却一直拖延着不予立案,吴玉坤及其儿子差不多“跑断了腿”,法院才于2013年9月3日下达立案通知书,并同时决定于2013年10月11日上午9时开庭。

       开庭前一天,即2013年10月10日的下午,笔者作为吴玉坤的诉讼代理人到位于新四军纪念馆路西的亭湖区人民法院劳动法庭查阅被告在举证期限内提交的证据材料。本案合议庭庭长马立国羞涩涩地出示了几份证据材料,其中一页就是落款2005年6月8日的《通知》及连袂的《送达回执》。其文如下:“吴玉坤同志:根据区委城委[2002]31号文件精神,我单位的改制工作已进入最后阶段,依照政府有关规定,结合本单位实际情况决定与你解除(终止)劳动关系。请你自接到本通知后30日内到供销社办理有关手续,如逾期不到或无正当理由拒绝办理,责任自负。特此通知。”

        我呵呵笑道:“这份证据不是确凿地证明了:一、2005年6月8日前,伍佑供销社自认尚未与吴玉坤解除劳动关系;二、伍佑供销社决定与吴玉坤解除劳动关系是依据亭湖区委城委[2002]31号文件精神,而不是盐都县改制文件精神。马庭长可以问问田玉和,问他上面吴玉坤的签名是不是他代笔的。这种东西如何能拿得出手呢?”

       2013年11月21日下午15时,亭民初字[2013]3890号案件第二次开庭,笔者要求合议庭出示被告方在举证期限内提交但法庭举证时未列的2005年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作为原告的证据使用。马立国说:“什么通知啊?你说我向你出示,这怎么可能?朱庭长你翻翻看有没有?”我应道:“当时你不肯提供对方证据给我看,我说要监督对方是否在举证期限内提交,否则我有权拒绝质证,因此,你才让朱庆蓉法官从案件材料中抽出来的,当时和起诉状放在一处。”早在第二次开庭前我就提示合议庭将使用该证据,他们却在庭上做出茫然无知、一头雾水的样子来,我估计这个证据被“闷”了。朱庆蓉说:“我没看过什么《通知》,与吴玉坤解除劳动关系的通知,这个材料没有,你说有,你找出来给我们看看。”

       笔者在开庭前即预料到劳动法庭会否认在本案中出现过2005年6月8日《通知》,遂对照庭前打印好的提问目录向对方发问:“2005年6月伍佑供销社是否曾制作吴玉坤到伍佑供销社协商解除劳动关系的通知?”被代:“没有!”也就是说,伍佑供销社不但不主张向吴玉坤送达解除劳动关系通知,而且连自己制作过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也翻眼不认了。

       笔者当庭对合议庭成员说:“法庭将被告提交的证据材料灭失,以至不能提供,原告方感到非常遗憾。但是,只要这东西存在,我挖地三尺也要将它找出来。”庭审结束后不久,笔者策划由本案另一代理人吴勇向劳动法庭隔壁的盐城市劳动仲裁院申请复制盐劳人仲案[2013]第26号中的相关通知文件。盐城市劳动仲裁院经请求盐城市人社局领导后,在该2005年6月8日的《通知》上加盖了“被申请人提供”、“本件与原本核对无异”的蓝色章印,包括市劳动仲裁委的公章后,于2013年11月22日向吴勇提供。

        获得该《通知》后,笔者指挥吴勇即日向亭湖区人民法院劳动法庭提交,在随证据提交的《补交充提交第3890号调查所得证据的说明》中,吴勇指出:该证据证明被告声称2005年未制作过通知原告到到伍佑供销社办理劳动关系解除手续与事实严重不符。证明2005年6月该通知制作前,被告自认与原告没有解除劳动关系,证明伍佑供销社改制是依据亭湖区政府文件,而不是盐都区政府改制文件,证明伍佑供销社在划归亭湖区前未完成改制,因此,不可能注册设立新企业,也不可能被其他企业法人零资产收购。该证据证明,盐城市亭湖区伍佑供销社在亭湖区时被政府作为改制的主体存在(至少被告在2005年6月时这么认为)。

       伍佑供销社发现试图不利于劳动者的证据反而对己不利时,反口否认曾经经提供过该证据,甚至否认盐城市亭湖区伍佑供销合作社制作过与吴玉坤解除劳动关系的《通知》。亭湖区人民法院在发现用人单位伍佑供销社制作的证据上的内容确实不利于用人单位,并且将对法院策划套用涉及企业改制不在受理范围的歪理邪说也构成激烈的冲突时,配合与劳动者对抗的用人单位隐匿该证据。因此,不公正的司法环境仍是悬在盐阜劳动者头上的一把利剑。法律是公正的,但法官中有许多人缺乏公正心、同情心,不严厉打击这些变着花样侵害弱势群体的法官群体,劳动者就会永远处于弱势。

       劳动者是创造社会财富的主体,是人民群众的主流,其权益为什么要听凭少许昏庸的法官枉法裁判?作为劳动者我们要绝不屈服,要坚决抗争、恒久抗争;权利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劳动者必须在法律的框架下努力争取,有时可能要付出血腥的代价。纵使失败,虽败犹荣,至少我们要让同样被欺凌的人们知道,我们奋斗过,我们流泪过,我们牺牲过。只有这样,劳动者的生活环境、工作环境才会一天天变得美好起来,我们才能真正地象习主席期待的那样,幸福地、有尊严地活着。

                                                                                             二O一四年元月七日

  评论这张
 
阅读(3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