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龙法评普度大讲堂

弄斧敢入班门,百姓不让法司

 
 
 

日志

 
 

计生怪论:婚内怀了别人孩子应予征收社会抚养费  

2013-10-30 20:28:30|  分类: 健康计生言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计生怪论:婚内怀了别人孩子应予征收社会抚养费

 

 今日在搜狐网上看到一则贴子,叫《女子疑为生二胎与前夫舅舅结婚,计生局处罚26万》,佛山的钟女士再婚生子,却被要求征收社会抚养费26万多元她将佛山市禅城区人口和卫生药品监督局(以下简称禅城计生局)诉诸法院。“不过,禅城计生局经过调查,发现钟女士的再婚对象居然是公公介绍的,还是前夫的舅舅,明显是假借结婚骗取生育指标。禅城计生局出示了记录时间为20121011的调查笔录,被调查人正是钟女士的现任丈夫李某石。”

“调查报告显示,李某石只知道妻子姓钟,不知道名字,只见过几次面,从来没有同居,更不知道妻子怀孕。调查报告同时指出,禅城计生局此前就接到群众举报,说钟女士与李某石假结婚,目的是骗取再生育一胎的指标,钟女士实际一直与前任丈夫生活在一起。随后,禅城计生局又出示了材料,包括佛山市妇幼保健院入院记录及续页、住院病案首页、出院记录、分娩记录、产前检查记录表共7页。证明201210月,钟女士已怀孕6个月。但在佛山市妇幼保健院再次生育过程中无李某石作为丈夫的医疗记录,反而以前夫彭某作为联系人,且登记的地址与钟女士地址一致。钟女士律师则反驳称,分娩的时候,钟女士与李某石发生矛盾,遂请前夫帮忙。”

 文中资深行政法律师梅春来认为,公民经合法登记的婚姻关系受法律保护。依现行《婚姻法》,认定婚姻关系存续与否,并不以是否同居、有无共同生活为前提。即使被证实是为逃避计生国策,行政机关首先不能逾越职权法定原则。

 笔者认为,梅律师的答复并未切中要害,禅城区计生委的论辩焦点是说钟女士骗取生育指标,并没有说钟女士骗取结婚登记,因此,梅律师讨论婚姻的有效性与否有点文不对题。梅律师声称如果被证实是为逃避计生政策,这个小前提存在论证充分性的量度问题,文中显示,李某石的签字被否定,李某石在钟某分娩时未照顾被解释以当时发生矛盾。倒退一步,如果最终证实,签字属实,分娩时发生矛盾也是子虚乌有,是不是就能证实是骗取生育指标呢?根本不能,指标不是钟某一个人的,而是钟某与李某石共同享有的,李某石享有指标,在合法婚姻关系内如何行使,是他的权利,关你计生委什么鸟事?因此,梅律师将争议发挥到法律漏洞的措辞本身,就显得相当空洞。

禅城区计生委认为钟女士骗取生育指标,存在责任主体不确定的问题,一是征收社会抚养费的对象是不具有合法婚姻关系的钟某与其前夫,还是具有合法婚姻关系的钟某与李某石?如果确定为前者,则生育指标以钟某与李某石的名义获得,为何李某石未被列入骗取生育指标呢?征收抚养费在本案中的理论前提是骗取生育指标,如果骗取生育指标无法充分证明,则社会抚养费征收就失去了事实依据。

祥城区计生委认为钟女士骗取生育指标,存在一个逻辑上的严重漏洞,即它要求夫妻之间依据享有的生育指标所生的孩子,领证方负有必须确保具有共同的血缘纽带的证明责任。这种认识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合法夫妻如果对所生育的子女的亲子关系没有异议或放弃异议权,行政机关不能擅闯私权领地,硬将钟女士再婚后生的孩子以调查的方式证明孩子是与前夫生的。或者企图证明钟女士违背妇德,在婚内出轨。

      表面上看,禅城区计生委征收社会抚养费的逻辑前提是钟某骗取生育一孩的指标,实际上这种骗取在时间根本无法证明。第一,若认为在再婚登记之前存在以合法手段(与未行使过生育权的男人结婚)掩盖非法目的(生二胎)的,则李某石应对钟某的骗取意图不知情,如果知情,则钟某与李某石领取生育证以再生一胎是实现李某石生育权的行为,则如何能出现李某石没有骗取而钟某骗取?第二,若认为钟某在再婚后产生以骗取生育证达到生二胎的非法目的,则排除了钟某与李某石“假结婚”或利用依法登记结婚实现非法生育的嫌疑。第三,如果钟某在领取生育证后,才产生生二胎但不与李某石共生的情形,则又必然排除了骗取生育证的栽害。然而,怀疑钟某所生二胎不是李某石所生,作为行政机关不应对群众的个人隐私产生偷窥欲,钟某没有义务为了洗清禅城区计生委的信口雌黄而以亲子鉴定来澄清,那样就中了政府的圈套;李某石面对禅城区计生委的调查,也根本没有配合调查的义务——钟某是不是我生的,关你政府屁事;即使所生之子并非男方骨肉,但这事关男方的脸面问题。女方的个人隐私,也属于女方之配偶的家庭隐私,禅城区计生委为了金钱目的,而恣意侵犯公民的隐私权,并滥用行政职权调查公民的个人隐私,实在有违人权之道。

    在现实生活中,缔结婚姻时女方并无婚后何时完成生育的固定目标,但结婚后出轨怀了老公以外男人的孩子,或者在缔结初次婚姻前怀了其他男友的孩子而不知情,因此结婚后才发现的,在现实中及电视中类似情节是相当常见的。对于这种司空见惯的行为,如果以非婚生子的出现,反推出该母亲骗取生育指标或假结婚,是相当荒谬的。假结婚只是出现在民间称谓中,在法律领域,并不存在假结婚的概念。征收社会扶养费必须依法而行,断不可想当然、无凭无据地造谣说钟某的孩子是某某人的,然后逼着公民进一步坦露全部隐私。

    对于“女子疑为生二胎与前夫舅舅结婚,计生局处罚26万”的奇案,禅城区计生委以李某石在钟某分娩时没有在场作为骗取生育指标的证据,非常可笑,相关证据与证明对象之间缺乏关联性。所生二胎不论是谁的骨肉,既然是以有关生育证作为生育依据,则该子女的入户当然会以此生育证为户籍依据之一,因此,在法律上,李某石就是钟某之二胎的合法父亲。在李某石没有举报的前提下,任何政府机关与公民没有权利以婴儿不是李某石所生的猜疑,假借举报方式挑战他人个人隐私的权利。

 报道本身没有揭示出社会扶养费的征收对象是否包括李某石,如果包括,则会画一张漫画,揭示禅城区计生委对社会抚养费垂涎欲滴的丑态,它叫嚣:“李某石,你的儿子不象你,请你依法缴纳26万社会扶养费。”如果社会扶养费的征收对象不包括李某石,是钟某和他的前夫。则更可笑了。禅城区计生委全凭臆测,在不听取钟某意见的情况下,如何就认定孩子的父亲是她的前夫呢,难道禅城区计生委的干部们在人家作床第之欢时躲在床下或墙角听音的?

 本评论不存在怀疑钟某所生二胎是前夫还是李某石的任何判断,纯粹为了归缪的需要,揭示相关计生部门行政行为的荒唐无知。这个案子,我认为李某石没有必要去支持禅城区计生委,而丧失自己的人格尊严,只需递一页说明,如下:“禅城区计生委凭什么怀疑我老婆所生的孩子非我所生,是不是我怀疑禅城区计生委某分管领导的儿子也不是他亲生的,于是这个领导就有义务去做亲子鉴定去澄清,如果不澄清是不是就应当缴纳社会扶养费。老婆所生的孩子是不是我亲生,这是我家庭内部的事,在法律上我都是孩子的父亲,你禅城区计生委凭什么通过征收社会扶养费的方式对我及我的家庭进行污辱?”

 笔者坚信,只要李某石作出如上行为,则禅城区计生委一定败得一塌糊涂。即使李某石不作以上行为,就本案而言,禅城区计生委也是必败无疑。


                                                    二O一三年十月三十日

 

  评论这张
 
阅读(65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