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龙法评普度大讲堂

弄斧敢入班门,百姓不让法司

 
 
 

日志

 
 

盐都县伍佑供销社改制方案是否公开与改制无关?  

2013-10-12 13:28:19|  分类: 朋友父亲社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盐都县伍佑供销社改制方案是否公开与改制无关?

      

        2013年6月12日,笔者在网络上发表了《伍佑供销:企业改制方案只能“公示”不能向职工个人公开》,文中提到:2013年6月12日上午9:40左右,笔者拨打了亭湖区珠溪供销有限公司(原伍佑供销社)法定代表人唐万干手机号码1535825508*。“喂,是伍佑供销社唐总吧?”“哎,您好,请问哪位?”—“我是你单位原来的职工吴玉坤儿子吴勇的朋友,吴玉坤委托我向你要2004年你单位的改制方案,还有改制方案的审批文件,请问可以公开吧?”唐万干应道:“这个改制方案当初我们公示过了,不能向你公开。”我说:“也可能你怀疑我是不是真的接受了吴玉坤的委托,所以你不愿意向我公开。这样子,下午,我与吴玉坤一起到你单位申请公开原伍佑供销社的改制方案,可不可以?“唐肯定地说:“不行,公示过的文件,不能向职工个人公开。”我问:“你说公示过的, 在什么时间什么场合以什么方式公示的啊?”唐说:“这个我不好告诉你。”我说:“可是你想过没有,改制方案如果的确依法公示过,怎么可以过了公示时间就对职工产生了保密性呢?你不给我,我要搞到它可以通过其他途径的。”他说:“你爱到哪儿找,到哪儿找去。改制方案肯定不能给吴玉坤看。”我说:“既然如此,就不打扰了,谢谢!”
        话说昨天,就是2013年10月11日上午,笔者代理了吴玉坤状告盐城市亭湖区伍佑供销合作社的一审案件的出庭应诉事宜。笔者主张依据国务院有关改制的文件精神以及《江苏省全民所有制工业企业转换经理营机制条例》第十七条规定:“第十七条 企业转换经营机制,必须加强民主管理,全面落实职工代表大会的职权。企业的重大改革方案和措施,必须经职工充分讨论后交职工代表大会审议通过。”伍佑供销社的改制方案对集体经济组织的职工及其财产没有任何法律约束力,任何政府机关不得非法侵害集体经济组织的合法权益,不得以违法审批的手段协助有关个人掠夺集体企业的集体财产,并违法地对职工甩包袱。亭湖区伍佑供销社(在所在行政区域现属盐城市城南新区)为了证明该改制方案在改制时向单位职工公开过,当庭出示了《伍佑供销社改制方案收到签字单》,密密麻麻地写了两张(如下图)。

盐都县伍佑供销社改制方案是否公开与改制无关? - 亭湖法杰 - 1048639546@qq.com

       笔者因为与亭湖区伍佑供销社(一套班子两块牌子,另名盐城市亭湖区珠溪供销有限公司)的唐万干通过电话,他明确地说改制方案已在厂内公示过,不能对职工特别是吴玉坤公开。依据常情,如果吴玉坤曾经签过改制方案,有什么不可以再提供一份给吴某呢?笔者遂对该证据质证道:“该证据材料中的许多人的笔迹神似,吴玉坤的签名明显失真,非原告所写。该证据形成时间不明,证明本身不能证明是2004年改制以后的较近时间形成,近200人签收时无一人落款签收日期也严重违背常规。本代理人认为该材料极可能形成于2013年6月份以后。”
       心想着唐某说过只能公示不能公开,而亭信访复查【2006】020号《信访答复意见》经调查认定该企业的所谓改制确实没有召开过职工代表大会,除股东及股东亲属外,其他职工代表签名百分之一百假冒。我遂在法庭提问阶段问对方的代理律师王某:“请问,你们提供的证据——改制方案,是在2004年2月25日职代会召开之前,还是召开之后公开的?明着告诉你,这是一个陷阱!”盐城市法鼎律师事务所王律师迟钝了一下,答道:“该提问与本案无关。”
       我呵呵笑道:“被告陈述依据改制方案,与吴玉坤的劳动关系解除于2003年12月底。因此,改制方案的效力状况是被告主张是否成立的判断依据。询问你这个改制方案的公开时间的节点,就是为了便于法院查明这个改制方案有没有公开,怎么会认为是否公开与改制或本案无关呢?你在本案中能说改制方案有效,凭什么我就不能在本案中了解改制方案的透明化情况?” 我要求法庭再次询问被告,合议庭成员说:“被告已这样说了,你再问其他问题吧!”
       吴勇与我同作为吴玉坤的诉讼代理人出席了庭审。当晚,与吴勇谈起提问改制方案公开的事,我说:“这个问题没有答案的,进也是死,退也是死!她王律师若说是职代会召开以前公开的,因为职代会根本就没召开,所以,到现在有没有公开,她仍然没有解答。如果她说是职代会召开以后公开的,因为职代会根本就没召开,那么,她就是承认了确凿地没有公开。不因她说与本案无关就无关,该提问与本案明显相关而且关系改制方案的法律效力的判断;她的答复,实际是承认了改制方案在2004年2月25日前后的“改制”阶段都没有公开。” 
                                                                                                                     二O一三年十月十二日

  评论这张
 
阅读(4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