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龙法评普度大讲堂

弄斧敢入班门,百姓不让法司

 
 
 

日志

 
 

下指标征收社会抚养费折射政府计生工作的创收本质  

2011-07-29 22:10:14|  分类: 健康计生言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指标征收社会抚养费折射政府计生工作的创收本质

  盐城   沈海龙[原创]

 

邓州计生委被曝逼村民超生,在舆论面前,高一级的领导们对外声明:“下发红头文件硬性摊派任务指标的做法肯定是错误的。”我宁可相信邓州市计生委下达指标,是贯彻实施上级计生委或同级政府下达的入库指标的结果。你信也不信,反正我信。对于这些寄生在计生委的同志们,能一以贯之地贯彻执行党和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我还是充满敬仰之情的。

邓人口[2010]75号《关于做好第三季度社会抚养费征收入库的通知》,其实是紧咬完成目标“基数”和依法征收两条主旨的,作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基层政府,就应当与党保持高度一致,对基数层层分解、层层下达,否则政策如何能贯彻落实到基层与村组呢?如果追溯邓人口组[2010]2号《关于做好2010年社会抚养费征收入库工作的通知》,应当可以很方便地知道2号文件中的基数,是源自什么上位文件的执行精神的。闭着眼睛可以想见,这邓州市计生委的党员同志们若不这么做,就会影响到他们的政绩,就无法保证“全市留用水平维持去年数额不变”。

审视文件的主题词会发现“征收入库”四字,“入库”不是入到计生委的“库”中,当然是入到邓州市财政局的“库”中。由此,我们自然明白,计生委每季度应向本地财政缴付多少社会抚养费,是有“基数”要求的。邓州市计生委是为了保证“全面完成第三季度社会抚养费征收入库基数”,才被逼向下面摊派的。另外,留用水平多高,也不是邓州市计生委能够自我决定的,它是按照征收额或入库额的一定比例提取的。所以,邓州计生委制定“基数”,必定是出于对入库基数、留用比例的控制而计算出来的。邓州计生委的同志们为了混饭,也只有顾全大局,极力维护党的形象,并不敢掀出上源的文件来让自己变得无辜。

在征收原则上,邓州市计生委“坚持法律至上,依法办事,合法、规范、有序征收,坚决纠正和避免征收中的任何违法行为。”因此,下达指标,在计生委同志从业的经验里,是绝对正常的工作方法。在执行社会抚养费征收工作中,他们一贯受到的洗脑是“不问百姓贫富与超生人口数量,不折不扣地完成年初制定的征收基数。”因此,落实指标分解是坚持规范、合法征收的一项重要步骤,在受到质疑与曝光前,他们的初衷是不认为这种做法存在违法的嫌疑。这种方法不应当是邓州市计生委的独创,而是上级的指示。

网易新闻在《河南邓州计生委被曝订超生罚款指标》中指出:“一名村干部称计生委的指标就是以收钱为目的的计划生育管理,下边村组干部为完成任务,只好睁只眼闭只眼默许村民们超生然后再罚罚款,收取所谓的社会抚养费。”由兹,笔者要为邓州计生委说句公道话:邓州计生委“逼”村民超生子虚乌有。“村里超生二胎的不多,但下达的征收社会抚养费任务数还要如数上缴”,这只能证明计生委在逼各乡镇、逼村干部完成收钱指标,否则想方设法搜刮也要完成指标。若是超生的人口不够,这计生委的党员老爷们再霸道、再混蛋,也不会逼着生了二胎的母猪卖身给他还钱。张三媳妇不愿生二胎,你村干部再牛比,也不会逼着他们夫妻“依法缴纳社会抚养费”。所以,说邓州市计生委诱使村民们超生,或者暗示基层在明着不放开二胎操作时允许生二胎,这样就可以“规范、合法、有序”地大捞特捞民脂民膏,倒是大大的OK

全国反对计划生育或者要求放开二胎的呼声高涨,国家计生委坚持不松口,这当然有国务院在撑腰,否则就不会国家计生委说不放开就不放开。如果政策明确实行二胎计划生育,那么,计生委在二胎放开上一分钱收不到了。所以,以坚持不放开为原则,在操作上松口作为敛钱的方式,实在是一个绝妙不过的主意。我想超生,你想罚款,咱们一拍即合,共创“和谐”。如果你跟我计生委过不去或者收钱的指标完不成,那么就莫怪我“要采取得力措施,切实提高首征标准。要加大对拒缴社会抚养费征收案件的强制执行力度,解决征收难问题。”作为网民,要学会从中看出“亮点”来,要从肮脏中读出精彩来。我认为主要有:一是计生委实际知道民众的生育意愿大为下降,这使得社会抚养费征收总额严重下降,要保证原来的入库基数其征收难度当然上升,他们因此很为创收难而焦头烂额,我深深地同情他们。二是他们坚持不放开二胎,其真实目的,是利用放纵二胎生育来“坐收渔利”,你生人,他收钱,与人口贩子挣钱的心理没有两样,我想这社会抚养费也要有一部分要入到国务财政部的库中吧?三是诱导村民生二胎但村民不肯生,通过这事,计生委是内知二胎到了非放开不可的地步了,只是放开就会失去继续为政府捞钱、为本部门捞钱的机会,所以暂时还要再执行一段时间。至于以后中国百姓的生育意愿也象澳大利亚及西方国家一样要靠激励动用国库的话,那用的还是纳税人的钱,与他何关,他们只问在世在职时的业绩与财富。

    计生委的同志只怕明着不同意我所说的上述观点,还说我指也的所谓亮点是无稽之谈。那么,我们看看邓州市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纪检书记赵永林是如何解释的?他说:文件是2010年第三季度下发的,第三季度过后就不再执行。”这话明显信口雌黄,三季度下达的文件,哪里会有过了三季度就失效的说法。一般常识是,未执行完毕的事项,在终期后仍得继续执行直至完成。如果某人应缴社会抚养费三万元但在三季度只缴了两万,那么,他不会因为过了三季度就不必缴剩下的一万元了,负责征收的人也不会因此说继续收他1万,不是依据的三季度文件。75号文件于去年824日颁发,距今快一年了,才被村民曝光出来,这事实本身说明这个文件没有作废,当地村干部还在被这个政府文件下达的指标没有完成而忧心冲冲,被折腾得够呛。

    赵永林介绍“下发该文件的确存在不妥,容易使基层产生误解。但是,下文是委托各乡镇征收超生社会抚养费,预防费用出现挪用等现象,初衷是为促进工作。”这更是明眼人说瞎话。在原有的库存中违背规定挪出一部分或全部为他用,为挪用。湍河镇的指标是33万,它在三季度实际能收多少在颁文时根本不可能知道,如果三季度总收款只有20万元,你赵永林如何厚颜无耻到以纪检的名义说初衷是订33万元指标是为了防止这20万元被挪用?而赵永林的信口开河恰恰暴露了在纪检书记的领导下,迫使下层挪用费用也要保证上缴的初衷。不然,这13万缺口怎么办?各镇村领导想不被批评,就请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吧,我计生委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反正你得给我收上来。没有钱就去掠夺,有钱就设法挪用,当然后果由你们自己承担。

    在报道中,我们还看出,邓州计生委将下达指标到基层的关系解释为“委托征收”,这就是说征收主体是县市计生委,委托不是主体的基层政府或村组征收,却还要求“强力实施”。显然计生委在授权基层可以采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手段,哪怕是强力和野蛮手段。其次,既为委托,那么乡镇是代收关系,代收还给人下硬性指标,不完成还不行,足以看出计生委这个组织的霸气十足:“我请你帮忙是给你面子。”可是,在舆论面前,它又是万分的狡猾与脆弱,赵永林解释“下发该文件的确存在不妥,容易使基层产生误解”,明明是逼着就是翻山倒海挪用也要完成指标,却偏偏在文外即没有文件文字依据的情况下说是为了避免挪用,此地无银三百两也!明明是逼着村干部纵容超生好坐收金钱,却说初衷是为了维护超生的夫妻的合法权益,难道计生委开始认识到生二胎是中国老百姓的基本人权了?村民们一针见血地道出了当地党和政府的显著意图,众目睽睽之下,哪里来的误解可言?

 

                                        O一一年七月二十九日

   

  评论这张
 
阅读(4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