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龙法评普度大讲堂

弄斧敢入班门,百姓不让法司

 
 
 

日志

 
 

《我的三个母亲》由人性强奸揭示社会强奸  

2011-06-22 16:21:47|  分类: 社会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我持续地在看《我的三个母亲》,今天看到第23节,是说孙小山因故意伤人被起诉。孙小山的亲生母亲柯立经夏枚威胁,也不同意起诉儿子。于是夏枚以柯立名义打电话给公安局,说要起诉孙小山。

       然后,夏枚打电话给孙小山的养母,养母张洁也不怀疑打电话的人的动机,竟然根本不听信柯立的解释,就将一泡屎堆在柯立的头上。另外几位,包括柯立的丈夫也绝对相信柯立起诉小山不假。他们都有柯立的电话,却无知、麻木到连起码的核实都懒得动作。

      那个装纯朴的大姐,更是不可理喻,甚至怀疑小山的养母与孙兴国夫妻生活期间偷人,容不得任何解释。在这种情况下,是柯立始终没有孤立张洁。而这个大姐董环这次更是听风是风,听雨是雨,听张洁说柯立将小山告了,于是就认为柯立肯定是将小山起诉了,不然,难道张洁还冤枉她不成?于是见了面先是后背上死劲一敲。

      对于公安局呢,显然在接到所谓的柯立的要起诉的电话后,根本没有找过柯立本人询问一下,而且在开庭前也根本没有通知柯立。柯立作为故意伤害案件中的受害人,竟然没被通知参加开庭。如果这是事实,可以想象中国司法的何等黑暗!

      故意伤害案件是一个自诉案件,即使柯立说要起诉小山,但她绝对没有书面起诉或者委托他人起诉的事实,因此,此案显然不是自诉案件,而是作为公诉案件来处理的。作为公诉案件是需要重伤以上的,根据警察询问她的伤势,她说不重,警察说这不是她说不重就不重,要看法医鉴定的。如果受害人不愿做法医鉴定或自认伤情不重(她能正常上班,说明尚不到不得不休息的程度),这重伤鉴定从何而来?

      再退一步,就是公诉案件,如果法庭通知了柯立,柯立会有什么事情比开庭还重要呢?这柯立等法庭宣判了才赶到,实在让人无法理解她的此前的心境。如果法庭没有通知她,与理不合,因为受害人是有权对判决进行抗诉的,不通知受害人到场,显然剥夺了受害人的诉权,程序存在明显缺陷,这样的判决如何能够执行?这共和国的天还能让你相信它是蓝的?

       总之,《我的三个母亲》在第23节的起诉情节,在情节设计上明显违背常理,否则就是故意栽柯立而不容给予丝毫解释机会,影射中国司法领域存在很大程度的践踏“人权”的“不由分说”。法官竟然当庭说:“不论有没有人起诉,孙小山都触犯了刑法。”给人的感觉,孙小山是在自诉与公诉混杂在一起的诉讼程序中被判决劳教的。教官问孙小山为什么恨柯立时,孙小山答:“是她起诉我,不然,我也不会到这儿来。”这说明,柯立起诉他,是他在案件审理中掌握的事实。

       可是,柯立压根没有口头提出起诉,也没有书面提出起诉,这份子虚乌有的起诉书就这么被杜撰出来,并且被可笑的司法秩序认同。为了防止有人考究程序不公,所以,法官的“不论有没有人起诉”论,实际是狂嚣:“起诉书是假的,受害人就是揭露出来,这个判决你依然推不翻。孙小山犯罪属实。”这种强奸,才是我们民众的最大耻辱。

       整个故事,是一个由强奸引起的故事,却以社会的强奸、道德的强奸贯穿到结尾。

                                                                                                                                       二O一一年六月二十二日

  评论这张
 
阅读(17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