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龙法评普度大讲堂

弄斧敢入班门,百姓不让法司

 
 
 

日志

 
 

播阳镇人民政府见证强拆合同是助纣为虐  

2011-12-21 10:32:36|  分类: 时事品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播阳镇人民政府见证强拆合同是助纣为虐

                         

今天早上上网,映入眼帘的第一则新闻就是《村委会嫌村民祖坟有碍风水强拆,盖公章见证》,在湖南省通道侗族自治县的一个村子,村委会以村民家的祖坟破坏风水为由,强迫该村民将祖坟迁移,而迁坟产生的所有费用都要该村民自行承担。荒唐的是,当地镇政府还为这份不公平的协议作了见证方,并在协议上加盖了镇政府公章。

单凭这份协议中约定的村民无条件迁坟,按100个人工计算而且费用全部自理,就足以看出这是完全蛮不讲理的因胁迫达成的协议。该新闻是将村委会放在舆论的风尖上报道,而戏谑地评论“荒唐的是,当地镇政府还为这份不公平的协议作了见证方,并在协议上加盖了镇政府公章”,而在笔者看来,是当地的人民政府已丧失了天良、丧失了公正、丧失了仁道。

播阳镇人民政府对待当年的同盟军如何能这般助纣为虐? - 亭湖法杰 - 白云轻飞 QQ:1048639546

 一个村民在这样的背景下,“今年610日中午,通道侗族自治县退休教师匡德森正在家中与和朋友及两岁多的孙女在吃饭,突然近百人强行要往家里闯,这些人气势汹汹地擂桌子、砸板凳,带头闯进来的是播阳镇黄寨村党支部书记黄念标。他们声称匡德森的祖坟破坏了黄寨村的风水,要求匡家立即迁坟,并要匡家承担由此产生的所有费用”,与村委会“经甲乙双方协商,达成以下协议”,在该协议提交播阳镇人民政府见证前,对于自身利益被黄寨村一组黄徒勇、黄滨雨、黄炳林三人以集体组织的名义侵害时,当然期望政府部门能体现一丝丝公正正义的形象,体现哪怕一丁丁为人民服务的精神,来制止对方这种没有天良的不法行为。

可是,贫苦的农民,当年共产党打天下时万分笼络的同盟军,在这样的人民政府眼里,已毫无尊严可言。这样的人民政府坚决支持强势的“三人帮”,要求匡德林无条件迁走祖坟并全部费用自理的主张。呜呼!政府,你今天允许强迁了这个村民的祖坟,可曾想过我们中华民族也有祖先,当一个自谓英明的政党、一个自谓为民的政府连传统美德都无聊面对,对百姓民生都麻木不仁时,有没有想过在这世上没有一个政府组织是永恒的么?一种悲苦的情绪弥漫心头。

笔者注意到,新闻附图的甲方为黄寨村一组,但是下方却无甲方盖章,仅注明“甲方(签字)”而且签字的三人为“一色黄”,故而这姓匡的村民相对于黄寨乃是外姓,所以容得欺负。或者这个播阳县人民政府也是被迫见证,是被地方恶势力吓住了,不敢为民作主了。这世道什么奇事不会发生?但无论如何说,这协议是在播阳县政府办公室由三方签字盖章的,一色黄三人帮说他们是黄寨村一组的代表,人民政府就铁定他们是?我真不知道这政府官员都是什么脑子,这黄寒村一组根本没有加盖公章,如何就能认定这个三人帮的合伙或串通行为,就是黄寨村一组全体村民的集体意志呢?没有加盖公章而认定生效,显然,这个人民政府是明知黄炳林三人不具有村民组织的代表身份,却以村民组织的名义行事。因此,政府这是在助纣为虐。政府是将这三人黄当作了黄寨村一组的“天”,三人黄同意,黄寨村一组不同意也得同意,或者黄寨村一组由三人帮说了算,人民政府将这“三人黄”直接理解为黄寨村一组的代名词。

通道侗族自治县播阳镇镇长石深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承认,“现在看来”当时在那张迁坟协议上加盖了镇政府公章作为见证方的确不妥当”,他认为不妥当指明是从现在造成的不良舆论看来,这实质表明,一、他仍坚持当时人民政府作为坚持强拆的见证方,完全是正确的,并无任何不妥;二、就是现在看来,在迁坟协议上见证也并无违法行政的地方,只是舆论发展的后果出乎他们意外,他们是好心办了坏事。

石深辉解释说,当时副镇长在现场看到当事双方已经达成了口头协议,所以没想那么多就在双方签字的协议上盖了章,这说明镇里的工作还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从石某的解释来看,不是镇里的工作还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而是镇里还存在很多乐意做邪恶势力帮手的地方。石镇长的解释单以协议本身已足以证明他在糊弄舆论。石深辉认为当时当事双方已经达成了口头协议,但是,在匡某以协议落款否认甲方是村民一组时,石深辉将无法对协议相对方是黄寨一组还是“三人黄”,做出明确表态。如果是黄寨一组,甲方未在协议上盖章,你石镇长如何认定这协议已经生效?如果你认定这是“三人黄”,你石镇长决定以政府名义支持三人黄打通风水通道,到底是为你石镇长升官发财布局风水,还是为三人黄作恶助一臂之力?

石深辉说,拆坟一事的确有,但据他们了解,匡德森说的那个祖坟并不是一开始就埋在那个地方的,是最近这些年从别的地方迁过来的,原来埋在什么地方镇里边也不知道。可是,匡德森坚定地说,那个坟地一开始就在那里,从来没有迁挪过!石深辉承认原来埋在什么地方镇里边也不知道,这本身是证明他对坟是别的地方迁过来的,只是一种臆测,根本没有调查,也没有证据推翻匡德森的祖坟一直未迁的问题。匡德森说,2009年,他曾请人在原坟地的基础上增高了坟堆以便日后家人祭扫。这个墓地建在黄寨村附近的大山中,直到现在周围方圆五华里都没有该村一个人家住户,有的只是满山的荒草树木和孤坟野莹。所以,他到底是破坏了人民政府的风水还是破坏了三人黄的风水,匡某至今也不知道。

610中上,“突然近百人强行要往家里闯,这些人气势汹汹地擂桌子、砸板凳,带头闯进来的是播阳镇黄寨村党支部书记黄念标”,各位网友要注意了,强迫迁坟是气势汹汹的黄寨村党支部书记黄念标,是他带头声称匡德森的祖坟破坏了黄寨村的风水,要求匡家立即迁坟,并要匡家承担由此产生的所有费用。即,所破坏的是黄寨村的风水,而且可笑的是,党组织竟然与时俱进到在兴风水上研究治民之道,党内人士少量发展成为侵害群众权益的打手。按照这种逻辑发展下去,总有一天,镇党委会说某个建筑破坏了党的兴旺发达,然后,县政府、市政府,甚至再高级别的党委书记带着一帮人气势汹汹地冲锋一线打通风水、贯通龙脉都有可能。

这还不算奇怪,怪就怪在,恶意磋商的党内领导,为了顾及党的光辉形象,在协议内的签名栏竟然没有出现,黄寨村委会这个法人,本才是风水受阻的受害方,可是他们竟然也没跑到前台,结果却凭空冒出来了一个假冒黄寨一组的三人黄出面“协商达成协议”。因此,可以推定一个结论,该地党组织认为破坏了黄寨一组的风水,就是破坏黄寨村的风水,如此,破坏黄寨村的风水,岂非就是破坏播阳镇人民政府的风水了?顺藤摸瓜,会否影响到中央政府的风水呢?一个标谤无神论的地方政府,堕落到迷信风水及支持影响风水为由的强拆,真让老百姓无语。

话说回来,党管理政府,但不能以党代政。笔者怎么也想不明白,这祖坟因为居于黄寨村一组境内而成立存在黄寨村委会的风水,应当由村委会的领导出面去协调解决,这党支部书记为何气势汹汹地越位代表村委会出头呢?是加强党的统治的需要,抑或该村委会领导是一个扶不起来的阿斗,需要党支部书记垂帘听政?

许多人都是从以风水为由迁移的主张违法来评论,实际上忽略了黄念标所言的破坏黄寨村风水的真正内涵,黄念标是说,迁了匡家这个老奶奶的祖坟,他黄念标就能发达,或者就能坐在石镇长现在位置“正负”一把。他如果挤上石镇长的位置,就能将石镇长向上挤到县里,这样“风水一变,黄石齐发”,大家乐呵呵!

石深辉表示虽然村民用极端方式把匡家的坟地给挖了,但镇政府还是希望当事双方能好好协商解决下一步的问题。笔者以为,这种方式不是一般违法状态的极端行为,而是涉嫌触犯了刑法,匡德森应借助舆论风起,绝对地排除协议方是黄寨一组,向当地公安机关控告黄某三人构成污辱尸体罪,并要求依据《公务员法》及党纪等追究石深辉所言的那个混账的人民政府的副镇长的法律责任。

 

 

                           O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评论这张
 
阅读(62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