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盐城弄潮儿

 
 
 

日志

 
 

公安人员将刑讯逼供情况向领导汇报前不成立“未被司法机关发觉”  

2009-06-16 14:08:08|  分类: 法律论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安人员将刑讯逼供情况向领导汇报前不成立“未被司法机关发觉”

                                                                       盐城    沈海龙[原创]

 

前几天,在网上看到一则题为《疑犯三次被吊打后蹲马步12小时猝死公安局》的新闻,施暴者被判刑讯逼供罪,却因审讯结束后向领导汇报被免予刑事处罚,至今仍在当警察。笔者感觉处理结果明显有失社会公正,遂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认真研究分析发现:在公安机关的审讯场所刑讯逼供致人死亡后,有犯罪嫌疑的公安人员即使向领导汇报包含刑讯逼供内容审讯情况,因为不存在“未被司法机关发觉”,故而,不符合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未被司法机关发觉时主动、直接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投案”,法院不能依据此条款将“主动汇报”认为属于“自动投案”。

首先,适用该条款应以向领导汇报前“未被县公安机关发觉”为前提。

“案发后,被告人谢从林、肖从波主动向新田县公安局领导汇报了情况”,但是,被领导发觉与被司法机关发觉,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如果法院认为符合该自动投案情形,则无疑先行确认了“是否构成投案及何时投案”以县公安机关发觉而不以县公安机关的领导发觉为准。当然,县公安局领导发觉通常表明公安机关已发觉,但公安机关发觉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后并不因尚未向领导汇报,而被认定:公安机关“未发觉”公安人员已发觉的犯罪事实或犯罪嫌疑人。即刑讯逼供人致人死亡后“主动向新田县公安局领导汇报了情况”以前,公安机关若不存在“未发觉”的可能或事实,则法院断然不能设计此条款做“桥梁”,为刑讯逼供人减轻或免予处罚目标的实现,打造出“自首”情节来。

其次,适用该条款应以汇报的情况不是县公安机关自我组织或依职权实施为前提。

这是基于“发觉”的知觉主体的独立性、系统性而言的,你组织参与对甲的殴打,你不会说“我发觉我参与了殴打”或者“我发觉一同参与殴打的人参与了殴打”,即能够发觉的知觉主体,不存在对自行组织或身体力行的行为“发觉”的感受动机。一个企业的综合管理部经理履行职责以法人名义对外处理具体的某个日常事务,无论这个企业的领导是否知道该期间发生的具体事项,无论这个部门经理是否汇报,依据生活常识及社会心理,都可以确定地说,不存在“这个企业法人未发觉这个部门经理某期间处理某事务”的提法,因为这个问题本身就是个矛盾的命题。原因在于,该部门的行为就是法人的行为,该部门工作人员利用法人职权对外施加影响或利用法人身份对外交易的行为,也是法人行为。在上述案例中,秦三仔及陈义勇被抓及被刑讯的行为,首先是新田县公安机关的法人行为,而绝非犯罪嫌疑人的个人行为。法人对自己组织公安人员抓捕并刑讯,不存在“发觉”的心理动机。

再次,公安机关知道审讯组织及审讯过程,就“知道”刑讯逼供过程。

公安机关对审讯过程的心理感知状况,不可能是发觉,却是自知。依据生活常识或日常心理,对于自为的东西或事项当然只能谓之“知道”,所以,新田县公安机关知道审讯过程,而不能自称不知自己组织并实施的审讯过程。审讯全过程是公务行为,发生于起讫时间点之间的刑讯逼供罪行当然是公务行为的一个组成部分。国家公安机关不能称谓知道前后全过程,却不知属于此过程中的一个片断。我们不能把法人知道与主要负责同志知道相关犯罪事实和犯罪嫌疑人混为一谈。对外显示为法人行为的审讯情况的具体信息,在公安机关法人内部的工作人员间的继续传递过程中,在待传的环节的人尚未知道或发觉,不能成为排斥或否定公安机关法人“已知”的依据。刑讯逼供秦三仔,首先必须体现为新田县公安机关内部侦缉组织的具体实施行为,该组织在刑讯逼供人向县公安局领导汇报前,就“知道”并控制着自己实施的行为与过程。该组织授权实施审讯的特定人员知道即推定为该组织知道。

综上所述,公安机关依据职权实施并授权具体公安人员开展的刑事审讯行为及过程,是公安机关法人的自我行为,作为法人不能对自己的审讯行为及审讯情节谎称“未发觉”。故而,公安人员刑讯逼供向领导汇报时,领导不能以自己此先“未发觉”认定其汇报于“犯罪事实或犯罪嫌疑人未被公安机关发觉时”;法院更不能以汇报时“未被司法机关发觉”而为犯罪嫌疑人架起一座“自动投案”的金桥,直达“减轻或免予刑事处罚”的福地。

因为公安机关刑事审讯是公安机关组织实施的行为,依据心理常识不存在对自己行为“发觉”的认知心理,故而,公安人员刑讯逼供致人死亡后,即使犯罪嫌疑人尚未受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向领导汇报包括刑讯逼供在内的审讯情况,也不可能适用《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虽被发觉,但犯罪嫌疑人尚未受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主动、直接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投案”,认定其属于自动投案。

即,公安人员刑讯逼供后向领导汇报,是代表审讯组织汇报,且是以同一公安机关A机构向B机构的内部信息传递,如果A机构工作人员向公安机关投案成立,那么,该公安机关就审讯情况向B机构工作人员(领导)投案同样不可颠覆。显而易见,刑讯人员对公安机关组织实施的犯罪行为将相关信息内部传递的过程,确凿地不能成立与“视为自动投案”相对的“自动投案”的情节。

 

                                                                                 OO九年六月十六日

  评论这张
 
阅读(358)| 评论(1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