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盐城弄潮儿

 
 
 

日志

 
 

就业单位和谐不清时劳动者维权真难!   

2009-04-19 13:22:35|  分类: 维权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月下旬见到一亲戚朱某,其春节前因事未有空到厂内要工资,委托笔者帮他到盐都区宝才工业园找江苏陆氏钢结构有限公司,索取还是去年4月28日至6月21日期间的工资报酬。为了获得对朱某曾服务企业的感性认识,我与朱某一起走访了他曾就业工厂的环境。

一进宝才工业园左侧即看到面南的“陆氏钢构”的牌子,而自动门右侧挂着的却是塞隆节能公司的招牌。我向门卫说明说明来意后,门卫却认得朱某,他说:“朱某所从事的钢结构电焊业务与陆氏钢构无关,是包工头姜某承包了有关钢结构业务,姜某为完成承包工程量而向社会上招收了若干名工人。江苏陆氏钢结构有限公司实际是租赁的盐城华尔杰公司的办公房在此办公。”

他的话让我很吃惊,如果姜某所承包业务的合同相对方并不是陆氏钢构,我就实难认定朱某的劳动关系的相对方是陆氏钢构。然而,朱某在此工作近两月,竟一直认为是在陆氏钢构上班。再问他:“确信么?”他听了门卫的解释也不知所措了。后来自称知情人的厂内人员透露:“姜某背后的真正老板是王相富,这事你们先跟姜某索取,姜某拒付你再向王总反映,请求给予解决,王总不可能不理的。”我猜想,门卫的话必须验证过才能信,于是我敲开陆氏钢构的办公室门,向中间一张桌边坐着的人发问,他回答我说:“已给承包给姜思祥了,与我们无关。”

第一回未见到姜某、王某,我离开后查询宝才工业园内的陆氏钢构办公电话,致电过去,一自称姓倪的答复:“朱某不是我们而是姜思祥招的,和朱某一块工作的人的工资都是姜某发放的,我们没有义务发放朱某的工资,工程已经承包给姜某了!”

单从陆氏钢构传出的信息来分析:一是姜某是朱某参与承担的钢结构业务的承包人,二是“已经承包给姜某了”似乎在暗示主语是陆氏钢构。于是我向对方提出质疑:“如果姜某的业务是陆氏钢构发包的,那么姜某不及时给付工资,我们将不得不以陆氏钢构为被申请人提起劳动仲裁。”倪某说我的了解有所局限,他们与朱某不存在劳动关系,让我抽空去陆氏钢构具体听他陈说。

我与朱某第二次去了陆氏钢构,但是没有遇到倪某。转道我们分别去了潘黄镇政府和宝才村部去调查情况,听说了这个厂的大老板是王相富,甚至有说,华尔杰实际不经营什么业务,靠出租过日子。是否真实,我们没法辨别真假。为此,我确定:“如果提起劳动仲裁,第一被申诉人为华尔杰,第二被申诉人是姜某。”宝才村干部问我为何确定以华尔杰为对象。我说:“在这厂区存在多个公司的情况下,我只能以假定在华尔杰工作而由华尔杰承担举证责任。理由很简单,这个厂区的物业是华尔杰的没有争议,而且朱某所工作的车间楼顶明标着“盐城华尔杰实业有限公司”的字牌的事实也不容颠覆,所以,作为劳动者即使最终确定错列华尔杰为被申诉人,也不存在需要追究的过失。”

对方问:“如果华尔杰举证姜某与它存在房屋租赁关系,你应找姜某主张劳动权益,怎办?”我说:“如果这样,那么我能确定姜某所从事的作业依法应要求具备安全资质条件,他以谁的资质从事经营他就谁的内部管理人员,承包只是组织生产的一种方式。他的发包人如果是企业,他就不得不披露归属企业来实现我找到潜在的被申诉人的目的。如果他不所属于这个企业,那么从车间产出的产品的销路可以查出该产品由何企业生产。”

因姜某此前称出差需半月后方能归来,而第二次去华尔杰厂区后知悉姜某几乎天天来厂区上班。我于是代朱某联系了华尔杰公司的老板王某,他非常客气地说:“企业怎么能不顾及面子呢,你星期六与我联系。”昨晚与王某约定了今上午到他厂内见面,我与朱某如约而至,王某在见面后立即联系姜某来厂处理朱某工资问题。姜某到来后承认朱某在他处工作的事实,但明确他的承包业务与华尔杰无关,与陆氏钢构也无关,朱某是他的雇工,与华尔杰,与陆氏都不存在劳动关系。

最后工资虽然将就着结了,但是,莫说一般的农民工,就是我还是搞不清“朱某是姜某的雇工”是否是事实?如果某厂有三个车间,现在厂里搞改革,将三个车间由三个车间主任承包,车间内的工人招收及工资结算由承包人自行负责,厂里仅依照工人无法见到的承包合同与车间主任结算。这种情形下,难道,在车间内工作的工人在法律上是雇工而不成立厂内职工了吗?如果在承包的情形下,企业否认业务是由自己发包的,背着劳动者与承包人临时补签一份房屋租赁合同,就可以单方面依据“尽管在我厂里上班,但相关环境已出租”把劳动关系摆脱得一干二净吗?

晚上,网上查询关键词“盐城华尔杰”,却发现同样处于宝才工业园的“盐城市华尔杰钢结构有限公司” 主营钢结构,钢结构厂房,厂房,彩板,钢材,建材,房地产。显然,盐城市华尔杰钢结构有限公司与盐城华尔杰实业有限公司应是同一个公司的不同时期的名称。但是,网上查得后者的法定代表人是刘杰,成立于2003年8月8日,而现实中以及从他的办公室布局来看却是王某当家。经网络搜索得知,华尔杰钢结构有限公司成立时间后于“盐城华尔杰实业有限公司”,是2005年10月18日,应当是现在的名称。如此,存在一种可能,华尔杰车间内的钢结构业务就是华尔杰钢结构有限公司发包给陆氏钢构的,而陆氏钢构又承包给姜某。另一种情形,就是陆氏钢构的确在该厂区与华尔杰没有钢结构上的合作关系,是华尔杰将钢结构定单承包给姜某实施,姜某对采购方以华尔杰的名义实施,但对劳动者称以自己的名义实施;对劳动者称以自己的名义实施或者就是承包合同中的约定的一个重要组成。但无论如何,姜某不是个体户,不是具备生产资格的制造方,他只能以某企业的名义从事生产,因此,朱某所服务的企业是盐城市华尔杰钢结构有限公司的可能性最大。

电话联系盐都县工商局,要求查询宝才工业园内的华尔杰的现有名称及注册的法定代表人,但是盐都县工商局拒绝电话查询,并要求提供劳动合同才能提供查询,被我依法驳斥后,改口称至少要提供身份证。然而,上半年我电话向亭湖区工商局电话要求查询时,却不曾遇到如此刁难,工作人员听说是为劳动纠纷需要提供相关信息后,非常热情迅速地将查询结果电话告知本人。企业注册信息应当公开,为何盐都县工商局却要求申请人证明申请理由是否正当而要求提供劳动合同呢?政府公开对于企业不与之签订劳动合同的人员非常的鄙视么?

一个地方劳动关系复杂、职工权益侵害较重,很大程度上是这个地区的政府有关部门多方庇护、合力围攻的结果。

 

                                                                                                           二OO九年四月十八日

  评论这张
 
阅读(380)|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