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盐城弄潮儿

 
 
 

日志

 
 

计划生育何必以“人均资源”的谬论做垫脚石?  

2009-03-26 12:48:03|  分类: 时事品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计划生育何必以“人均资源”的谬论做垫脚石?

                盐城  沈海龙[原创]

 

今天,在《法治中国》圈子中看到一篇下士所撰的《与当代马寅初商榷》的评论,感觉观点相当新颖,因此我由然而生,在掌握动物的生长规律和生育规律的前提下,通过控制动物“人”的生长可以快速致富,整个中国其实就是一个“人的养殖场”;政府就是这个养殖场的场主,各地由分场场主通过控制养殖场内的动物的数量的方法,获得以“社会抚养费”名义出现的类似于猪头税的垄断利润。

人口与资源不是争夺关系,也不存在平均分配格局。这在下士的《与当代马寅初商榷》中表现得很明白,笔者茅塞顿开,一方面,“人口本身就是资源,而且是第一资源,一个没有人口的国家不成其为国家,一个没有人口的地球也不成其为文明的星球。古往今来,人口的多寡始终是衡量国力的重要因素。奇怪的是偏偏有人要把二者对立起来,并拿出一个人均资源的指标来企图压倒一切。那么下士请问,日本的人口密度远远大于中国,而且日本除了硫磺之外几无矿产资源可言,为什么日本人不实行计划生育,而且日本的国力并不比中国若,日本人的生活也不比中国人差?相反,日本是鼓励生育的。这么机械地算这种除法有什么实际意义吗?”。另一方面,我发觉拿出“人均资源”的概念,应是养殖场主不希望有限的资源被那些无知只知超生、不知及时行乐的下等人占用,而是让占有优势资源的场主及其雇佣者获得的保障更稳固、更充盈。如果人均资源是A,公务人员以外的人人均获得的资源量是远低于AB,那么,鼓吹人均资源论的 “当代马寅初”如果智力正常,在资源总量不变的前提下就必然会得出,公务人员的人均资源占有量必高于非公务人员包括平头百姓的人均资源量;如果增加人口在非公务人员此前享有的总额中分摊,群众的平均生活水平下降就会体现不出社会主义优越性;而要保持群众的生活水平不下降,就必然削减国家政府机关公务人员占有的远超出人均资源的占有量的一小部分。即以人均资源控制作为计划生育的理论基础,是政府以超生则惩罚性征收社会抚养费来保障自己及其雇佣的占用优势、高量资源的法律与政策手段。

社会抚养费征收指标暴露了有关政府部门明为计生实为敛财的真实动机。“采访中,一位主管计生的副镇长向下士诉苦:他2009年领受的罚款指标,即所谓的社会抚养费征收任务是99万,一个乡镇仅计生罚款就要拿走近百万,估计在国家免除农业税和实行义务教育之后,这是最大的一项农民负担。难怪有人说,社会抚养费,究竟是谁在抚养谁?现在的农村实际情形是孩子可以随便生,只要你交得起罚款。结果人口没有预期的减少,农民的负担却加重了。所谓的社会抚养费演变成了生育税。”由此,可以引出,社会抚养费是作为被占用的导致人均资源量下浮的补救措施来设定的,那么,该社会抚养费缴纳后人均资源量是否保持在原有水平呢?一是根本不存在实际均量下浮,二是根本没有投入弥补资源行动。

我们说资源,是假定超生出的人在缴纳社会抚养费后能享受到人均资源,但这只是书面计算,不存在实际意义。多生几个人,从理论上讲,人均占有土地量必然下浮;但事实上,人均占有土地量并不在全国范围内分摊,因为在农村土地属于集体所有,该几个人的超生至多影响这个集体经济组织的人均土地占有量,依法根本不可能触及其他集体经济组织的人均用地量,也不可能使城镇的人均占地量下降。所以,将特定的人的超生拔高到将影响全国人均,完全是国家为了征收抚养费而蓄意设计的结果。这个人的出生即使在本经济组织内也不可能占有其他集体组织成员的人均资源占有量。这个人的生存必然要从社会上获得给付,但这种给付都是对价的,这个超生的人创造了一定的财富,以此财富去换取本属他人占有的资源,他人或一群人的原控资源下降的同时获得了对价,所以,支付对价的一方根本不存在资源被他人占有的意思表示或实际可能。

人作为资源,在自我系统内实现占有资源与生成资源的平衡。即使我们论人均资源的概念,但这种资源是立足于自然界的有限资源来说,比如土地,水流、商品等,都具有物质性,但物质性的资源只有通过人的劳动才能实现资源化,所以人力资源是一切资源得以利用的前提。人力资源没有纳入上述的未人均分摊的资源总量内,但是它却可以对价换取上述人均化了的资源。物质资源有限,但人力资源虽然有限但可以无限扩充,而且人力资源可以提高资源的利用效率,所以,认为人口增加,人均资源量就会下降,是相当的荒谬的。

一个人超生,比如在一个村集体内,可能导致人均占地量下降,但是这种概率极小。举个简单的例子,在一个村集体中有一百对夫妻,其中某一人超生一个,但这一个是不是自出生起就占有了该村有限的土地资源了?没有,他占有的是村里分给他所在家庭的资源所获得的收益中的一部分。他占用的是土地上的收益,而没有占有土地。当他成长可从事劳作后,村集体可能会分配给他相当于当时村集体人均的土地,但是,我们不要忘了,如果按一对夫妻只生一个孩子的标准,在他从零岁到十八岁间,该村集体总人口一定是下降而不是上升。如果是基于其他集体经济组织人员流动进该集体导致成员增加,则此关联两集体在十八年间的总人口数也必定为下降而不可以上升,至少我们不能忽视如生为一,如死为双,不能忘却大量的年青人其户口从农村转向城镇,导致潜在需分配土地人数的下降。

超生的人,是第一生产力,他的体智力作用于资源将导致资源升值。他付出体力可以买回一袋大米,“当代马寅初”没有理由说他占用了他人一袋大米的资源,或者以为他的不出生,会使他人多出一袋大米。应当说,是他这个人本身就是一种资源,以蕴藏在资源内部的体力对价换取了一代大米,而付出一代大米的人则同时收获了同量的或者更高价值的资源,他没有任何资源上的损失感,也没有实际发生损失。争论的结果就是,这个超生的人不仅使资源总量上增加了一代大米的量,而且通过资源的交换促进了市场繁荣。还有一种蕴藏书于人体的资源,就是智力,平均占有土地量的下降,并不意味着已下降后的平均占有土地量上,不能产生和原来一样的或者更高的产量。原来人均一亩可以生产小麦800斤,超生一定量人口后现在人均0.9亩,0.9亩土地上却生产小麦850斤。你说这超生的人的出生到底是降低了人均资源量,还是提高了人均资源量?毫无疑问,用于平摊的资源总量是一个包括人这个具有创造性、再生性资源在内的活动的量,而不是设定资源总量不变,人口增大时得出人均下降的片面结论;为测算人均提供的资源总量,应是有限的物质资源附加人力资源后可以实现的资源总量,而不是剥离人的劳动假定同样数量的资源进行资源置换后总量固定不变。

综上所述,人均资源论是荒谬的,建立在人均资源论上的计划生育理论也是荒谬的,计划生育只是政府聚敛百姓财富的一种手段。近年社会抚养费的征收,及对职工最低工资标准的控制,实为抚养政府官员,保证公务人员的薪酬升级奠定了厚实的基础。

 

                                                                                                 OO九年三月二十六日

  评论这张
 
阅读(315)| 评论(6)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